笑翻你小说网—最优质,最热门的小说推荐平台!

当前位置: 首页 > 小说库 > 武侠 > 剑啸鸿音

剑啸鸿音

剑啸鸿音

5.0

手机阅读

时间:2019-06-03 21:43

评语:作者通过这篇好文,给我们展示了一幅情深动人的武侠世界,年少轻狂闯江湖,红颜相陪伴,叙述紧凑,委婉动人,情景交融,值得一看。

《剑啸鸿音》作者是小楼疏雨,主角薛子斐,穆清小说,剑啸鸿音章节精彩阅读:十七年前,血雨纷纷,一桩旧怨埋葬在苍茫大山中;十七年后,风波再起,一个少年行走于江湖之上;初出茅庐的少年,是谁在背后悄然注视着他的一举一动。幕后的黑手蠢蠢欲动,是江湖恩怨,还是朝廷党争……女儿的情丝盘盘绕绕,是情劫难破,还是天付良缘……剑锋冷,血未寒,侠肝义胆,家国不负江湖路。情难断,怨不休,爱恨匆匆,谁与携手踏归途。且看少年薛子斐将在江湖上掀起何等壮阔的篇章。

精彩章节

次日清晨,宁州城城门还未开启,门口已排了不少人,多是附近的居民,队伍中还有几人看上去也是江湖中人,都是一身布衣怀里抱着用布包裹起来的兵器,只有一人同薛子斐一般将长剑挂在腰间,一条剑穗在晨风中飘飘荡荡,倒是没看见昨日歇在平望镇的那个少年。

不多时,城门处响起一阵嘎吱吱的铰链声,随着一声沉闷的**,城门缓缓开启。四个打着哈欠的士兵与城门官站在城门处,那城门官也懒得检查附近居民的身份,都是常来常往的,早都认熟了,平日里他恐怕还会有心情和他们说笑两句,可是这段日子嘛,城门官一想到那个闹得宁州城人心惶惶的采花大盗就一阵焦虑。

天知道,他家里也是有女儿的,这闺女虽说生的不过中人之姿,但也是他的掌中宝,现在城里这境况又如何能让人不担心呢。城门官心里盘算着让媳妇儿带着闺女回三十里外的娘家住上些时日,避避风头,对这查验就更不上心了,连一队行商也只是草草看了一眼就放了进城,连商队递上的孝敬都没拿。

薛子斐和那几个江湖客,混在进城的普通人中,本来甚为醒目,然而此时宁州城中上至官员下至百姓,巴不得他们能多来些人,尽快将那采花大盗收拾了,守门的士兵和城门官自然也是睁只眼闭只眼,只要别在这门口闹事也就由着他们进城了。

宁州城虽然算不上什么繁华之地,但是对自幼长在边关小镇上的薛子斐眼里,已然十分新奇。进了城门,便是宁州城的主街,街道两旁商铺酒楼临立,街边还有不少摆摊的小贩,卖些零零碎碎的小东西,薛子斐还看见街角坐着个鹤发童颜正在打盹的老道,身前立着一杆铁嘴神算的幡子,偶尔有路人走到他跟前问卜,那老道却连眼也懒得睁,继续打他的盹,直教人好笑。

当然采花大盗的事儿依然影响着宁州城,比如此刻薛子斐放眼望去,城中小贩、行人多多少少带着几分忧色,街上更是见不着几个大姑娘、小媳妇儿的。

“哎呀,刘三娘子你怎么这些天还出来摆摊啊?”一个年轻的少!*穿着一身粗布男衫看顾着身前的小食摊,问话的人看样子是小食摊的常客,一面掏出两文钱买了一碗小馄饨,一面问道。

“我夫君这些日子身子不太爽利,这都小半月了,再不出摊家里就没钱抓药了。再说我这不是换了男装嘛,张大哥、牛大哥他们也会看顾着我的。”

“哎,刘秀才又病了啊。三娘子啊,你该说说你家秀才了,别天天窝在那书堆里,你一个女人家出来摆摊也怪不容易的,还是说说,让你家秀才去坐个馆,或者,或者去字画铺上工,替人写家书什么的也好啊。”

刘三娘子听着不好搭话,只笑了笑,转去招呼其他客人了。那个常客也知道自己说得太多了,也有些不好意思,三两口把小混沌吃了,将木碗放进小摊旁装脏碗的大木桶里,说道:“三娘子,我这吃好了,先走了啊。”

薛子斐就站在一旁的街上,正巧将这段对话听了个正着,倒是觉得很是可乐,忍不住打量了刘三娘子的小食铺一眼,只见那三娘子穿着一身灰扑扑的男装,脸上擦了两把灰,看上去灰扑扑的,要是不说话,指不定真给人当作男人了。

倒是她那小食铺子看上去小巧干净,一个小小的板车,一座小炉子上面架着一口锅滚水,有人要吃小混沌了,就见三娘子动作麻利的抓起两把生馄饨扔进锅里,那馄饨一个不过拇指大小,在水里滚了一圈就熟了,三娘子拿勺轻巧的一捞,取过配好了料的木碗往里一倒就好了,一碗馄饨大概有二三十个,倒也尽够了。

薛子斐看了两眼,觉得肚中倒是有几分饿了,干脆也买了一碗馄饨,稀里呼噜的吃了下去,这才往城中央去了。

在宁洲城里瞎晃了小半日,薛子斐发现自己什么重要的消息都没打探道,连个见过那采花大盗模样的人都没找着,之前进城的武林人士也不知都去了哪里,连个询问的人都找不见,叫人好不挫败。

“这位小哥,老道看你面有忧色,可是有什么烦心事儿,不如老道替你算上一卦如何。”

薛子斐一抬头,发现自己发愣的时候下意识走到了早上见过的那个算命的老道跟前,那铁嘴神算的幡子就悬在他头顶。

“不必了。”薛子斐哪信这些,冲着那老道摇摇头便要转身离开。

“小哥可是为了那采花大盗而来?”老道摇头晃脑地说道。

薛子斐闻言不由得大奇,不由得停下了脚步。

只见那老道见他回身,嘿嘿一笑,说道:“小哥儿不必惊奇,老道不过是眼利,看你腰间悬着的剑虽然挂着剑穗,可这手上的茧子可不是个拿笔杆的样子,就知道你定然是江湖中人了,这几日聚在宁州城中的江湖人士又有哪个不是为了采花大盗而来。”

“道长好眼力。”虽说那老道只是凭着一双利眼看穿了薛子斐的身份,却依旧勾起了薛子斐的兴趣,他一脸好奇地坐在了老道那寒碜无比的算命摊子前。

“不可说,不可说。”老道摇头晃脑地卖起了关子,顺手扯来一张邹巴巴的纸往桌上一放,又从怀里摸出一根分叉了的毛笔,在舌尖上舔了舔,蘸饱了墨,在纸上写了一个斐字。

“小哥,看我这字何如?”

薛子斐一脸惊奇的瞪着纸上那个斐字,惊得说不出话来。

“小哥,从武那就是非文了。唔,子时,这时辰也差不多。一了百了,一了百了,好,好,好!”老道一脸严肃,口中念念有词,手里掐算着时辰,忽的皱紧的眉头舒展开来,大喝一声,连连说了三个好字,倒是吓了全神贯注看他掐算的薛子斐一跳。

“道长?”薛子斐疑惑地唤道。

“今夜子时,城南武馆,小哥想寻之人便在那里。”老道一脸高深地说道,说完又摇了摇头,忽的又皱起眉头,愁眉苦脸再次叹道;“哎,不可说啊,不可说。”

“多谢道长指点!”薛子斐兴奋地说道,“我这便去联系武林同道,今夜定要叫那采花大盗有来无回!”

“不可,不可。”老道闻言赶忙阻止道,他上了年纪,这会儿一着急难免咳嗽了几声,缓了缓方才说道,“小哥此行一人吉,二人反倒凶,若是打草惊蛇了,不知何时才有这么好的机会。”

薛子斐皱眉,将信将疑地看了老道一眼,余光扫过桌上那个斐字,皱起了眉头。

“好,就听道长的,今夜我倒要去会会那采花贼!”薛子斐一咬牙,决定信了老道那张铁嘴。薛子斐暗想,反正就是他算错了,也只是遇不上那采花贼,倒也没什么损失。

这般决定下来,薛子斐这才想起来自己还没付老道算卦的钱,赶忙问道:“还不知道长卦资几何?”

“这字可是你写的?”

“额……”薛子斐诧异地看着老道,心想,这字不是他自己写的吗,怎么这会儿反倒问起我来了,总不会是忘了吧。

老道也不用薛子斐回答,继续问道:“这问可是你提的?”

薛子斐不知道该如何答话,干脆闭上了嘴,做埋头苦思状。

那老道也没继续做出那副高深莫测的样子,见薛子斐不答话了,他也不以为意,摇头晃脑地继续说道:“既然这字不是你写的,这问也不是你提的,这卦资自然也不归你来付。”说着他从袖中摸出十文钱,抛进面前的碟子里。

薛子斐一脸惊讶,正想说什么,老道一摆手说道:“行了,这卦是老道自己起的,这卦资也该老道自己付。你若是实在想感谢老道,等遂了心愿再请老道喝两盅吧。”

薛子斐回想起早上这老道只管打盹,拒绝与那些人算卦,这会儿又忽然叫住他,自问自答的算了一卦却又不收卦资,又想到师父穆清曾提到这世间的高人大多性情古怪非常,只觉得这老道只怕就是师父提到的那种高人。想通这一节,薛子斐向着老道抱拳,恭恭敬敬地应道:“是,道长,小子若是擒住了那采花贼,定然请道长饮酒。”

“恩,莫去的早了,打草惊蛇。”老道捻捻长须,叮嘱了一句,说着向薛子斐摆摆手,一翻身又躺下打盹了。

是夜子时,薛子斐趁夜摸到了城南武馆,白天他已打听过武馆的情况,武馆的师傅名叫王大海人称金刀王年轻时候是城里镖局的镖头,手上倒也有几分功夫,40岁上从镖头的位置上退了下来,就在这宁州城内开了家武馆,他的爱女年方二八,是宁州城内有名的美人,一家子就住在这武馆里头。自从这采花大盗的事起,他的那些徒弟和几个同他关系要好的镖师每日轮流在武馆守夜,每日里防得密不透风的,倒也无事。

夜深,武馆自然是早早就已关了大门,薛子斐绕着武馆走了一圈,只觉得武馆内静悄悄的,不像有人把守的样子,心中暗惊:莫非那采花贼已经到了,还用不知什么办法,把这一武馆的人都给放到了?

就在这时武馆内的屋顶上忽然闪过一个人影,薛子斐不及深思,下意识的跃上屋顶朝着刚刚黑影晃过的方向追了过去。却不想刚刚上了屋顶追了几步,武馆中忽然亮起许多火把,一群武林中人纷纷跳上屋顶,将他围在中央,其中一个青年高声喝道:“快,是那贼子,别让他逃了!”

薛子斐一愣,随即回过神来,这些人只怕也是从哪听到了消息,知道那采花大盗今夜会到此处,特意来设的埋伏,却不想自己冒冒失失跳了进来,到让众人误会了他便是那采花大盗。

“诸位,你们误会了,我……”薛子斐急忙要解释,话还未说完,先前出言的青年双刀一错已经攻了上来,铛铛两声金铁交击之声,却是薛子斐不得不举剑将刀格开,“……不是采花大盗!”

那使双刀的青年,冷哼一声也不答话,右刀一出直劈向薛子斐颈部,薛子斐向后微仰再次举剑格开了这刀,刀剑方一相触薛子斐便发现对方这看似凶狠的一刀确是虚招,随着他的长剑一扬,青年的左刀也已经跟上向他的右腕削去,薛子斐此时已不及变招,只见他面色微肃,长剑一翻在青年右刀上轻轻一拍,一股浩然内力激荡而出,竟是强行用内力将青年荡开数步,那一刀自然也就递不到他跟前了。

薛子斐将青年逼退后也不趁势追击,反倒立在那里,长剑斜斜指向屋顶,四下一抱拳说道:“诸位,在下薛子斐,奉家师之命下山游历,此番途径宁州城听闻采花大盗之事,在下虽不才,但师父自幼教导,此番入城也是存了为民除害之心。”

“不能信他!”那使双刀的青年,被薛子斐逼退后只觉体内内力翻涌,此刻方才缓过气来,当下厉声喝道,“你说你是来擒贼的,有何为证?”

薛子斐心中恼他不问青红皂白,一上来尽是杀招,此刻也懒得与他争论,双眼扫过屋顶上诸人,忽然注意到西北角站着一个五十岁上下其貌不扬的老爷子。

只见他看似不动声色地站在那里,附近几个年轻人却一再看向他,似乎是在等他决断,心知此人定然便是此间武馆的主人金刀王了,一拱手,说道:“这位想必就是金刀王老爷子,在下所言句句非虚,今夜也是被人引到此处,方才我见屋顶上有人影闪过,只道是采花贼,这才冒昧闯入府内。”

“你说谎!方才我们所有人都埋伏在院里,屋顶上哪有什么人!”

使双刀的青年不待王大海说话,就抢先喝道,话音未落,武馆另一侧忽然传出一阵尖利的哨音,却是之前约定好的示警,众人面色大变,恍然大悟,只怕他们是中了采花贼的调虎离山之计。

展开内容+
close

猜你喜欢

热血爽文 武侠小说 古装 古代
热血爽文
热血爽文

笑翻你小说阅读网为大家分类归纳了热血爽文类小说,通过热血爽文这个标签,可以方便广大读友们快速找到自己喜欢看的小说类型,喜欢看热血爽文类小说的朋友不要错过了,这里有最新热门的热血爽文小说,赶快来阅读体验吧!

查看更多>
武侠小说
武侠小说

小编为大家整理归纳了武侠小说类相关的资源合集,相信朋友们通过武侠小说这个专题合集一定能找到您想要的小说阅读!

查看更多>
  • 穿越之三国女汉子
    穿越之三国女汉子

    穿越 / 关羽,陆子言

    2019/10/14 | 0 人已阅

    评分:5.0

  • 九五神尊
    九五神尊

    玄幻 / 唐昊,郑青霞

    2019/10/11 | 0 人已阅

    评分:5.0

  • 不败剑主
    不败剑主

    武侠 / 莫忘,蔚蓝

    2019/10/09 | 0 人已阅

    评分:5.0

  • 灵魄之都
    灵魄之都

    武侠 / 李轩,林依霜

    2019/10/09 | 0 人已阅

    评分:5.0

  • 绝世霸主
    绝世霸主

    玄幻 / 方拓,楚云儿

    2019/10/09 | 0 人已阅

    评分:5.0

  • 深渊之主
    深渊之主

    武侠 / 宋一舟,小青

    2019/10/08 | 0 人已阅

    评分:5.0

古装
古装

笑翻你小说阅读网为您推荐经典古装小说,还整理了古装小说排行榜完本,并且提供在线阅读、微信阅读、下载阅读。作为国内知名度高、用户体验佳、无广告的 小说平台,我们致力于为用户提供更多好看的古装小说。

查看更多>
古代
古代

小编为大家整理归纳了古代小说类相关的资源合集,相信朋友们通过古代这个专题合集一定能找到您想要的小说阅读!

查看更多>

最新资讯

Copyright © 2010-2018 笑翻你小说ALL Right severed 备案编号:联系Q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