笑翻你小说网—最优质,最热门的小说推荐平台!

当前位置: 首页 > 小说库 > 短篇 > 刑侦一科

刑侦一科

刑侦一科

5.0

手机阅读

时间:2019-01-10 12:48

评语:小说写的还是很不错的,情节方面设计的很精彩,小说题材新颖,文风细腻,挺喜欢这本书的,值得推荐。

《刑侦一科》男女主角是晏属舆,蒋姗雨,由网络大神最新完结的一本佳作,刑侦一科讲述了:紫色眼睛的黑猫,伫立在街角的花店,死于婚礼当天的新郎,遭到报复的男人们,艺术家们被囚禁的真相,刑侦一科那个传说中搁置着众多档案的地方,我不知道寻找到死亡的真相,是否就到了终结的时刻,死亡即新生,死亡即一个故事的开始。新入刑警队充满干劲的小女警蒋姗雨,和法医科高傲冷漠的花美男天才法医晏属舆,讲述了市刑侦队中所遭遇到的一系列看上去扑朔迷离,且匪夷所思的重大刑事案件,一系列发人深省的推理故事。

精彩章节

墙上的指针已经指向了夜里十一点二十五分,蒋姗雨在喝完了第四杯咖啡,打了第十五个哈欠后终于是忍不住地扭了扭脖子,伸了个懒腰转脸望见此时晏属舆却丝毫没有任何不适地依旧盯着电脑的样子,内心不禁一阵低吼:“他到底是什么妖。”但是抱怨归抱怨,总归来说人家晏属舆一名法医,冒着牺牲了色相的风险来干警察的工作,就在这么想着的时候蒋姗雨望见那位管理档案的小姑娘,又一次红着脸为晏属舆送来了一杯咖啡后,带着娇羞地神情默默走开的模样,不由得更加连连摇头赞叹自己一名真正的警员还有什么好抱怨的,虽说自己那杯咖啡已经冷得不像样了也没人管,但是怎么样呢,这个世界从来就不是公平的,于是在经历了一番胡思乱想之后,蒋姗雨再次鼓足精神望着自己面前的电脑屏幕,但就在这时一件案件的卷宗不由得吸引了蒋姗雨的注意,她发现在十三年前,老刘所破获的一起恶性故意杀人案件的卷宗上,只是简单地写了几个字“此卷宗为机密文档”后,便忽然感觉到这其中说不定会有些蹊跷,随即蒋姗雨顾不上太多十分兴奋且激动地拍了拍晏属舆的肩膀,而当蒋姗雨带着兴奋地神情转过脸正要跟晏属舆大喊时,却发现晏属舆早就一脸冰冷地盯着自己的屏幕了。

“啊,这个,机密文档啊,你说会不会有什么用呢?”听到蒋姗雨这么问着,晏属舆却是若有所思地盯着屏幕看了一阵,但蒋姗雨这时忽然意识到了一个问题,属于警局的所有机密文档除非找到局长签字授权,不然一般的人是任你说破了天都不可能给你看的,一想到这里刚刚被吊起的好奇心就再一次的沉了下去。

“可惜机密文档啊,我们没法看。”就在蒋姗雨正带着一丝可惜的口吻说出这句话的时候,晏属舆却早就站起了身子向着一边那位管理档案的年轻女警员面前走去。

“喂喂,晏属舆。”蒋姗雨不由得连忙在身后喊着,心想:大少爷,这可不是说你牺牲下色相刷个颜值就能解决的事情,这可是警局的最高机密,机密啊,这哪里是凭借帅气能够解决的,可是晏属舆却丝毫的没有注意到蒋姗雨的呼唤,随即蒋姗雨内心不由得涌上了一阵气愤地感觉,随后便默不作声带着赌气且看热闹的眼神静静地望着晏属舆的背影,等待着看他被人拒绝时的囧样,看那时他还是不是这么傲气得不近人情。

可是,接下来发生的事简直让蒋姗雨惊掉了下巴,这么让人笃定的事情居然在晏属舆的手里翻牌了,当那位管理档案的女警带着一脸地微笑引领着晏属舆和蒋姗雨一起向着秘密档案室走去的时候,蒋姗雨在心中不知道念叨了多少次:“我说妹子啊,你花痴也不至于花痴到这个地步吧,这可是要被处分的啊,这要让局长知道了那会不会她自己也会跟着一同死得很惨啊,不行不行自己要找个机会赶快脱离这里,自己不能淌这趟浑水啊。”就在忽然间想到了这么严峻的一个问题后,蒋姗雨果断地耸立起了脑袋快速地转身要离开,谁知胳膊上却传来了一阵极具有力道的束缚,蒋姗雨一副呲牙咧嘴地神情转脸望见拉着自己的人,晏属舆却一脸冰冷地问道:“你跑哪去啊?”

“我,我,我,那个鼹鼠,啊不,晏属舆,晏大法医,最最帅气多才的晏大法医,你对于我们案件的尽心尽力我看到了,但是真的不用做到这一步,真的不用了,机密档案这种事,我们是不是还是等明天请示过局长再说,你看今天都这么晚了,您是不是也该回去休息下了,像您这样的一个大帅哥在这么晚的时候还被困在这个警局中的小小档案室那实在是。啊!不要让我进这里我不要进去,进去的话我的警员生涯就完了。”就在蒋姗雨一阵苦口婆心地劝解下时,晏属舆却丝毫不予理会地将蒋姗雨一下子推进了机密档案室,随即身后传来了那位管理档案的小女警甜蜜腻人的声音:“那晏法医,您就辛苦了啊,有什么可以叫我啊。”随即档案室的门就这样的关上了,而蒋姗雨却丝毫没有任何犹豫地就向着档案室紧闭的大门扑了过去,一边敲击着大门,一边大声地哭喊着:“放我出去,快点放我出去,这不是我自己要进来的不是啊,完了完了我的警员生涯还未开始就这样夭折了,爸妈我对不起你们啊,我不孝不能给你们养老送终了,你们要好好的照顾自己后半辈子啊。”就在蒋姗雨这样哭闹不已的时候,晏属舆早被折磨的不禁皱着眉头捂上了耳朵,随即在档案室的货架间,按照编号终于找到了那本十三年前相关案件的档案,档案袋上果然被印着两个大大的红字“机密”,而这时晏属舆却丝毫不在意地就拆开了档案袋,翻看着里面的内容,但另一边的蒋姗雨这时却依旧在不断地哭闹着。

“好了,你安静一会。”终于晏属舆忍不住地发话了,这时蒋姗雨一回过脸看到晏属舆已经拆开了档案正在聚精会神地看着,蒋姗雨不禁哭喊的更加厉害了:“看来我这次真的是掉进太平洋也洗不清了。”

“就你这样的掉进太平洋,恐怕也是一次洋流污染。”晏属舆丝毫不客气地回击着,一听到这里蒋姗雨不禁鼓着气愤不已地腮帮子随即快速地跑了过来凑到晏属舆的跟前。

“死就死了,你最好发现一些有用的线索。”听到蒋姗雨这么大义凛然地说着,晏属舆终于忍不住地被逗得冷笑了一声,随即将档案递给蒋姗雨,蒋姗雨带着疑惑不解地神情望着档案上的内容,不一会便惊讶不已地捂住了嘴。

“哈,不会吧,老刘那么优秀的警员十三年前居然还有过一次冤假错案啊。”

“何止是冤假错案啊,那个被冤枉的人在坐了五年牢之后终于被查出来,但是他回到家之后的情况相当的不好,周围的亲朋好友没有一个相信他,社会上对于他坐过牢的经历也是表现出了很是不一样的歧视,最终他被逼出了精神分裂症,几乎家破人亡了。”听到晏属舆这样的解释,蒋姗雨继续是一副不敢相信地神情不由得惊叹到:“你怎么知道,这案卷上没有写啊?”

“这个人,我知道,四年前我哥哥治疗过他,但是最终他在自己家自焚而死。”晏属舆此时不由得长叹了口气,看到卷宗上的那张照片和那个名字曾超凡,他怎么可能忘记的了这个人,那也是曾经让他的哥哥无比愧疚的一个人啊。

“什么?光轮侦探治疗过他。”听到这里蒋姗雨更是觉得这个世界真的是无比的小啊。

“他算是我哥哥内心中一道过不去的坎,因为哥哥本来以为可以治好他,没有想到的却是他开始更加严重了,最终自己点燃了自己的家,将自己烧死在家中,那时他还有个十四岁的儿子,他的老婆拼尽全力把孩子带出屋子,最终自己也因为吸入大量烟尘最终坚持不住地死了,那一家最终剩下的就只有那个孩子了。”听到晏属舆略带惋惜的说到这里蒋姗雨也觉得内心甚至沉重,她不由得再次望了一眼手上的卷宗,内心中也不断地对自己说着:“以后的自己可千万不能做这样的事情啊。”

“可是即便这样的话,这跟我们这次的案件又会有什么关系吗?”蒋姗雨这时不解地问道。

“你不觉得这一切都很奇怪吗,老刘当年的一起冤假错案,造成了一个无辜的人疯了最终自焚而死,发现尸体的张小茹当年家里也发生了一起火灾,我们现在遇到的两具女尸是被彻底烧焦的,一切都跟火离不开关系,并且其中一具被烧焦的女尸是老刘的女儿,刘雨纯,而且老刘当年在救出自己的妻子和女儿击毙了两名歹徒后,为什么又要举枪自尽呢?这一切的一切不知道为什么我只觉得他们当中一定有着什么样千丝万缕的联系。”听到晏属舆这么说着蒋姗雨一瞬间也觉得的确就是那么回事啊,似乎所有的事件单独看上去是没有任何关系的,但是将他们都放在一起的时候又好像是有着什么千丝万缕的联系,只是现在他们还没有办法把那一根能联系上这一切线索的主线所理清出来。

“那如果这样的话,要不然明早我们跟萧队会和,相信他们那边应该也会有什么发现和相关线索,到时候我们可以一起讨论着看看说不定可以得出一个能够将一切连接起来的思路呢?”听到蒋姗雨这么说着,晏属舆也没有反驳随即也只是默默地点了点头。

“唉,那好吧,我就终于可以回家了。”听到这里蒋姗雨终于是觉得自己可以解放了,随即长长地伸了个懒腰,大声地打了个哈欠,就准备向门口走去。

“蒋姗雨。”可这时身后的晏属舆却再一次开口叫道。

“干嘛?”蒋姗雨扭转过脸来带着无比担忧且防备地神情问道,心想你现在可绝对的不要再跟我提出要查老刘二十年前办过案的卷宗啊。

“你饿吗?”谁知晏属舆却让人无从防备地问出了这句话。

“啊?”听到这里蒋姗雨甚至是觉得自己一定是听错了的感觉。

随后晏属舆开着车带着蒋姗雨来到了位于市中心的一家夜市摊点前,在蒋姗雨一脸诧异地神情中,晏属舆一边解着安全带一边不由得问道:“干嘛下车啊,你刚刚不是就饿了吗,肚子叫的比打雷都响。”听着晏属舆这么说着,蒋姗雨一副不解地神情一边解着安全带,一边从车子上下来随即快步地跑到了晏属舆的身后,追着他问道:“不是,你晏大少爷确定要在这里吃饭吗,这难道不是我们这样处在贫民窟里的人才会吃得东西吗?”蒋姗雨万分不能相信地指了指这家卖着串串和烧烤的夜市摊不解地问。

“谁告诉你这是贫民窟的东西,我经常来好吗。”听到这里晏属舆一如往常地冰冷反驳了一句,随即继续向着摊点走去。

“哎呀,晏法医你来了。”谁知摊主一看到晏属舆立刻很是开心且热情地打着招呼,从这里能看得出来晏属舆的确是经常的来这里。蒋姗雨随即只能乖乖地跟在晏属舆的身后,可是当老板递过菜单的时候蒋姗雨却再也抵挡不住自己肚子里的馋虫了,之后,当六十只串串五十串烤肉,八串烤鱼,外加一碗鸡蛋醪糟和一瓶果啤摆在桌上以后,晏属舆看蒋姗雨的神情已经逐步的由嫌弃变为了彻底放弃。

“哇,快吃快吃啊,这么多好吃的呢,可不要浪费了。”蒋姗雨一边说着一边不住地拿起烤串签子赛到自己嘴里,而一边的摊主此时看到这里却不禁十分开心地笑了起来。

“晏法医你真是好福气啊,有个这样的女友人生可不得天天开心的能笑醒啊。”听到摊主的这句话蒋姗雨一口烤鱼卡在了嗓子里禁不住地连连咳嗽起来,见她这样的神情,晏属舆赶忙倒了一杯热水递到她的面前,一边望着蒋姗雨一副猪一样的吃相,一边笑着敷衍着摊主的夸赞,嘴里却是用说不上来的口吻不断重复着:“是啊,真的是能让人笑醒啊。”此时蒋姗雨看到晏属舆不怀好意地笑意,也只是翻了个白眼,随即定下神来便继续的吃自己的东西当作自己完全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一样。

一个小时后当蒋姗雨摸着自己圆鼓鼓的肚子心满意足地躺在晏属舆那高档宝马车副驾驶的位置上时,晏属舆只能是望了她一眼后冒出了此生最长的一声感叹。

“喂,你别那么小气嘛,本来就是你请客啊,我多吃了一点你就不开心了。”蒋姗雨却仍是一副没心没肺的样子说着,听到这一句晏属舆随即不住地摇摇头,快速地发动了车子踩下油门,对于这一刻的他来说,他只想快速地将蒋姗雨迅速送回家。

第二天天空刚刚放晴,蒋姗雨就快速地从自己的床上爬了起来,匆匆地洗漱完毕之后,她告诉自己,自己今天可绝对不能再迟到了,可是让她不曾想到的是就在自己背着包火急火燎地跑到楼下的时候,一辆扎眼的奔驰车就这样横在了自己面前,蒋姗雨正疑惑且好奇不已的时候奔驰车却慢慢地摇下了车窗,蒋姗雨看都此时晏属舆正一脸平静地坐在车上。

“鼹鼠,你怎么会在这里?”蒋姗雨诧异万分地问道。

“先上车吧,我哥哥那里有些情况他说想见见你。”晏属舆却只是简短的说道。

“什么,你哥哥。”一听到这里蒋姗雨的双眼不由得放出了异样的光芒,随即快步几步奔到车边拉开了车门,坐在车里蒋姗雨不能抑制住自己内心的欣喜和好奇不由得在车里到处摸着。

“哇,晏属舆你的车子还真的是多啊,对了,你家到底是干什么的啊?只是听警局的人说过你是如假包换的富二代,但到底富到什么地步啊?”听见蒋姗雨这么问着,晏属舆只是无奈地翻了个白眼。

“你可不可以适当的把你的无知和白目收起来一点。”一听到这里,蒋姗雨瞬间的就收回了自己的手,望向晏属舆带着一脸甜美地微笑连连表示很乖地端正坐好。之后的路程沉默无语,许久后终于来到了光轮家门前,晏属舆打开车门下了车以后便径直地向着光轮家的房间中走去,而蒋姗雨却还坐在车里一副慌张不已地神情的琢磨着那个安全带要怎么解开,一边越着急一边就越是解不开这安全带。

“我去,这好车的安全带性能也太好了吧,安全的根本就解不开。”就在蒋姗雨一边抱怨不已的时候,一只手却从自己开车的车门外伸了进来,随即按了一下安全带上的某个开关,安全带就砰地一声跳起,蒋姗雨这时抬头发现站在自己面前的人是上次见过的威利。

“啊,谢谢你啊。”蒋姗雨随即连连地道谢着。

“没什么了,光轮在里面等着你了。”威利也一如上次一般带着好看地笑容说道,蒋姗雨一下子就觉得内心不由自主地温暖起来,心下不由得嘀咕:“这死鼹鼠的哥哥和这个威利都是笑起来能迷死人不偿命的,就那个鼹鼠一天到晚的摆个什么谱,一直臭着一张跟尸体一样的脸,干嘛啊真以为自己是大少爷啊。”就这样一边愤愤不平地想着的时候,一边已经走进了光轮家的大厅,而此时从一边饭厅的方向蒋姗雨却见着温婷正一脸兴奋笑容地奔了过来。

“嗨,姗雨,你来了,这边走吧我们在吃饭,你还没吃吧一起来了。”温婷说这话的时候蒋姗雨由心而发的不由得一阵想笑,看来这温婷俨然很有这家女主人的架势啊,这么想着的时候已经跟着温婷进来饭厅,此时的光轮正十分优雅地举着刀叉切着面前的火腿和煎蛋。

“呦,蒋大美女来了,快请坐吧,一起吃点了。”光轮见着蒋姗雨很是温暖且礼貌地笑了笑,随即用眼神示意着晏属舆身边的空位,此时一看见桌子上丰盛的吃得,蒋姗雨又一下子找不到北一般的屁颠屁颠的跑过去坐下。

“看来你昨晚吃得还是不够多啊?”就在蒋姗雨刚刚将一片生菜夹到自己面前的盘子里的时候,晏属舆便不留情面地说道,一听到这里蒋姗雨的手不由得停到了半空中,房间中所有的人都投来很是异样的眼光。

“我吃了怎么了,那是昨晚的饭,这不是早餐吗。”蒋姗雨此时不能理解且委屈地抱怨着。

“我看以后要养你的人可真得经济能力上乘才行啊,要不就你这胃口和食量。”晏属舆却是继续冷冷地反驳着。

“嗨,我怎么了,你昨晚不过就是请我吃了串串而已,又不是什么法式大餐怎么你这人就这么抠啊,还没有发现。”蒋姗雨也毫不留情地继续反驳着,听到这里一边的光轮和温婷早已笑到不能停歇的感觉。

“哎哎,我说你么夫妻两要吵架不要在我的餐桌上啊。”最终光轮故意开着玩笑说道。

“鬼才会跟她/他做夫妻。”没想到晏属舆和蒋姗雨却异口同声地说道,而听到这一句他们两个又同样用无比嫌恶地眼神互相望了对方一样。

“哈哈,晏属舆我现在总算是发现了哪一类的女孩子可以收复你了,亏得我以前上大学时还总是为你发愁啊。”就在这时温婷也一边笑着一边说道,一听到这句话蒋姗雨不禁吃惊地张大了嘴望向温婷。

“什么?你们之前认识啊,还是大学同学。”

“何止呢,大学时他为了防止女生们的纠缠,常常喜欢拉着我在身边让我假装他的女友,你都不知道啊,那个时候我被全校的多少女生算计和谩骂过啊,就差把我拉出去枪毙了。”听到温婷此时怪嗔地抱怨着,蒋姗雨到是倒吸了一口凉气,想一想昨晚的咖啡事件,她感慨好歹是自己长得相貌平平对于大部分女生来说没有威胁力,要不然自己在这警局中可不是得今天脚底踩钉子,明天上厕所被反锁啊,一想到这里蒋姗雨忍不住地就打了个冷颤。

“行了你,你要不是有自己的如意算盘,你会乖乖被我利用吗?”晏属舆此时也是微微笑了笑随即望了一眼自己的哥哥,又望了望温婷说道,听到这里温婷只是抛过去一个故意带着怨恨的眼神。

“好了好了,我看我们还是来说说正事吧,是这样的昨天我给张小茹进行了催眠,我发现她在之前应该是被人用催眠术给误导和指引着,所以我决定对她进行更深入的治疗和催眠,我想或许可以知道她在看到尸体之前曾经经历了什么。”听到光轮这么说着,蒋姗雨不由得露出了一副吃惊不已地神情。

“哇,催眠啊,是不是我在电影里看到过的那种。”看着蒋姗雨此时一副很是好奇地神情光轮不禁笑了笑说道:“如果你愿意的话,哪天我也可以给你试一试,或许我可能会把你的记忆改成,从此后只爱我一个人。”听到光轮开玩笑似地这样说道,晏属舆和温婷一起丢过去了一个鄙视地眼神。

“啊,那个不用催眠说不定都可以。”而蒋姗雨却脱口而出了这一句,这下鄙视地眼神又再次的望向蒋姗雨这么,蒋姗雨一看随即赶忙低头吃自己的饭。

“我们这边是调查了之前的卷宗,我发现了一起有些奇怪的案子,是老刘在十三年前的案子,那时一起故意杀人案的嫌疑犯老刘抓错了,那个嫌犯因此被判了无期,但是在嫌犯坐牢的第五年,真正的罪犯因为别的案子落网随即却供述了五年前自己的杀人案事实,那位被冤枉的嫌疑人终于沉冤得雪被放出了监狱。”听到晏属舆说到这里,温婷不由得一阵感慨地摇摇头。

“唉,这样的案子真的是每个身为警务人员的人都不想遇到的。”

“可是这件案子跟现在有关吗?”光轮此时不解地问道。

“我不知道有没有关系,但是我知道的是那个人叫曾超凡。”听晏属舆说到这里光轮手上的刀叉不由得很响亮地碰了盘子一下。

“你是说曾超凡?”光轮不敢相信地抬起脸来望着晏属舆再问了一便,晏属舆连连点了点头。

“是的,就是你当年治疗过的那个曾超凡,他当年死得时候是在家自焚而死,张小茹的家曾经也经历了大火,而如今我们发现了烧焦的女尸一切都跟火有关系,而其中又牵扯到老刘和雨纯,所以我总是觉得,这一切应当有所关联。”听到晏属舆的推论光轮不禁陷入了一阵沉默当中,随即抬起头问道:“你是说会有人因为当年的那件事再进行报复杀人吗?”

“不然我没法解释作案动机,杀了人要烧成那样,而且却还要弃尸在一个地方,这样的案子是有指引和寓意的,他不会是一般的图财害命,也不可能是情杀,唯一可以解释的我觉得只有是仇恨。”听到晏属舆的分析,此时温婷也不由得觉得有道理的连连点头。

“对了,当年那个曾超凡的儿子呢,你们不是说他的儿子活下来了吗?”这时蒋姗雨不由得插了句嘴,听到这里光轮和晏属舆不禁默默对视了一眼,两个人的表情却显得异常怪异起来,看到这里蒋姗雨不解地问道:“怎么了,有什么不对的吗?”

“属舆,你跟我到书房来。”随即只见光轮放下了手上的刀叉冲着晏属舆平静地说着,一听到这里晏属舆也默默地放下了刀叉跟着光轮走了出去,唯独留下在原地一副不解神情地蒋姗雨,而这时温婷却也是用很是欲言又止地神情望着蒋姗雨。

“怎么了?我有说错什么嘛?”

“你可能不知道,当年的那个小孩,就是威利。”

“什么?”听到温婷的解释,蒋姗雨瞬间觉得这真的是个爆炸性地消息,难怪光轮和晏属舆刚刚的神情会那样奇怪。

“可是我觉得不可能是威利的,威利当年的命运也真的是很凄惨的,你不知道曾超凡入狱那年,那个孩子才五岁根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爸爸就莫名其妙的不见了,可是五年以后一个男人出现在他的面前告诉十岁的他,是他的爸爸威利根本就无法理解到底为什么会这样,后来曾超凡疯了以后威利也三番五次的得到自己亲生父亲的折磨,有好几次威利被他的父亲打到遍体鳞伤,警局那时是得知了这样的情况后,随即才找到光轮希望他可以帮着治疗下曾超凡,却不曾想到。”说到这里的时候温婷已经叹了口气再也说不出来的感觉了。

“天啊,这么说来威利真的是,可是按照光轮刚刚的意思那个指引张小茹的人不是应该会很高深地催眠术吗,威利会吗,而且他跟张小茹之间也不可能有什么交集吧?”听到蒋姗雨这么问着,温婷却是有些担忧的神情。

“这一点我想对于威利到是不利的,他在光轮的身边待了几年,会催眠的话根本就不是什么难事,不过现在也都是我们的猜测,我想我们现在还是缺少最根本的能将这一系列的事情连接起来的主要线索。”听着温婷这么说着,蒋姗雨也只是默默点了点头。就在这时温婷的手机响了她拿出来一看是萧严谨打来的,随即赶忙的接起电话,再听到萧严谨那边的话语后,温婷连连点了点头,随后挂上电话便冲着蒋姗雨说道:“萧队说让我们尽快回警局会和,他们那边应该有新的情况。”听到这里蒋姗雨连连点了点头。

随后温婷和蒋姗雨跟晏属舆还有光轮告别了,温婷将张小茹先暂时的放在了光轮这里,随即两人便就开着车快速地向着市刑侦队匆匆赶去。回到警局后萧严谨先是说着他跟林升之间了解到的情况,他们说去了Z区张小茹曾经住着的地方,听那里的住着的群众说,张小茹一直是被一个女子带着的,她叫那个女子妈妈,但是那个女子却好似对她并不好,总是动不动的就会打骂她且根本就不管她,自己一天到晚总是在外面跟很多男人鬼混,且没事就去打牌,对于张小茹是不管不顾,张小茹常常是饿得在别人家门前讨饭,听邻居们说那个时候人们总会看见张小茹穿得破破烂烂地去各家门口讨吃的,有些邻居家见孩子被饿得可怜也总是心疼地给她些吃得,或者把自己孩子不穿的衣服也给她,但是那个张小茹叫做妈妈的女人面对这一切时非但没有感激,便还变本加厉地让张小茹去乞讨要饭赚钱,大家都说张小茹的妈妈一定不是张小茹的亲妈,要是亲妈怎么会有这么狠得。但是后来有一段时间,有一个女孩来到了这里,她说自己是拯救和帮助孤苦和遭受不幸孩子的志愿者,曾经几次来这里找过张小茹的妈妈,劝说她不要再这样对待张小茹,但是张小茹的妈妈却蛮横无理的把那个女孩赶走,甚至还有几次朝那个女孩的身上泼脏水,周围群众对于张小茹的妈妈都实在是忍无可忍于是也都一起的跟着开始孤立她,所以最终他们家起火的那一次,没有一个邻居出手去帮忙,大家只是尽可能的保持着火势不要蔓延到自己家就行,但是谁也不曾想到的是那次大火之后,张小茹和她的妈妈就一起莫名其妙的失踪了。

“那个帮助张小茹的志愿者是谁?”温婷听到这里不禁急忙好奇地问着。

“这个我们问过了,现在可以确定的是,雨纯。”林升这时十分笃定地补充着。

“什么,老刘的女儿,刘雨纯?”蒋姗雨万分诧异地问道,林升和萧严谨点了点头。

“这一点也可以对得上,我问过张姨了,张姨说雨纯之前在老刘死后一直在做一些志愿者的事情,就是主要帮助一些受到磨难的人,张姨说雨纯很肯定自己要跟父亲一样做一个正直的人。”魏江这时也补充着说道。

“那一切就更好联系上了,雨纯帮助过张小茹,雨纯却死了,张小茹家起了一场大火后,雨纯的妈妈失踪了,那么另外的一具被烧焦的女尸,会不会就是?”温婷这时不由得猜测着说道。

“张小茹的妈妈。”

“对于这一点我们走访了当地的派出所,他们却并未有张小茹和她妈妈的任何信息,据周围的人讲张小茹和她的母亲是半年前才搬到Z区的,那个地方相对还是人烟稀少的,而他们住的房子听说也是张小茹的母亲跟其中一个村民鬼混后才得来的,后来由于张小茹的母亲为人蛮狠无理,还品行不端正,所以也几乎没有人跟她有过什么深入性地交往,于是现在我也派了现场侦查科去那栋他们被烧焦的房子中,看看会不会有什么有价值的线索和信息。”萧严谨此时这样的解释着。

“可是,光轮那里说张小茹是被人在催眠之后牵引着指使的,那会不会张小茹对于整个案件的情况都真实的记在自己的记忆中,只是现在她可能需要一个人帮助她尽快的打开这个记忆。”听到蒋姗雨这么说着,周围的人虽然不能理解但是却也觉得好似是有那么一丝道理的。就在这时萧严谨的手机响了起来,他拿出手机来快速接起,待听到那边汇报的情况后,他不由得立刻露出了一脸沉静且严肃地神情,随即连连说道:“好,好,那我们知道了,我们马上赶往现场。”随即挂断了电话后他望向众人说道:“张小茹家的火灾现场有线索了,侦查科那边发现了起火的原因。”听到这里大家一阵面面相觑之后瞬间都像是被上满了发条一般,迫不及待地奔赴现场。

展开内容+
close

猜你喜欢

悬疑 恐怖灵异 惊悚恐怖
悬疑
悬疑

小编为大家整理归纳了悬疑小说类相关的资源合集,相信朋友们通过悬疑这个专题合集一定能找到您想要的小说阅读!

查看更多>
  • 阴女夜行
    阴女夜行

    悬疑 / 李长泽,戚月半

    2019/01/19 | 0 人已阅

    评分:5.0

  • 无常摆渡
    无常摆渡

    玄幻 / 宇文烨,长孙巧儿

    2019/01/18 | 0 人已阅

    评分:5.0

  • 鬼才刑侦队
    鬼才刑侦队

    短篇 / 冷川,楚甜甜

    2019/01/18 | 0 人已阅

    评分:5.0

  • 蓝桥驿站
    蓝桥驿站

    都市 / 沐云帆,赵蓁蓁

    2019/01/18 | 0 人已阅

    评分:5.0

  • 午夜葬尸人
    午夜葬尸人

    都市 / 张不凡,蔡琳琳

    2019/01/18 | 0 人已阅

    评分:5.0

  • 捕尸四少
    捕尸四少

    都市 / 陆文亭,李青竹

    2019/01/18 | 0 人已阅

    评分:5.0

恐怖灵异
恐怖灵异

小编为大家整理归纳了恐怖灵异类相关的资源合集,相信朋友们通过恐怖灵异这个专题合集一定能找到您想要的小说阅读!

查看更多>
  • 阴女夜行
    阴女夜行

    悬疑 / 李长泽,戚月半

    2019/01/19 | 0 人已阅

    评分:5.0

  • 花都捉鬼系统
    花都捉鬼系统

    都市 / 隋晓天,周雨薇

    2019/01/19 | 0 人已阅

    评分:5.0

  • 末世之商
    末世之商

    玄幻 / 林沐,诗雅

    2019/01/18 | 0 人已阅

    评分:5.0

  • 狸奴小宠
    狸奴小宠

    仙侠 / 白霁,阿狸

    2019/01/18 | 0 人已阅

    评分:5.0

  • 超级丧尸工厂
    超级丧尸工厂

    都市 / 陆川,诗若雨

    2019/01/18 | 0 人已阅

    评分:5.0

  • 无常摆渡
    无常摆渡

    玄幻 / 宇文烨,长孙巧儿

    2019/01/18 | 0 人已阅

    评分:5.0

惊悚恐怖
惊悚恐怖

小编为大家整理归纳了惊悚恐怖小说类相关的资源合集,相信朋友们通过惊悚恐怖这个专题合集一定能找到您想要的小说阅读!

查看更多>
  • 阴女夜行
    阴女夜行

    悬疑 / 李长泽,戚月半

    2019/01/19 | 0 人已阅

    评分:5.0

  • 鬼才刑侦队
    鬼才刑侦队

    短篇 / 冷川,楚甜甜

    2019/01/18 | 0 人已阅

    评分:5.0

  • 午夜葬尸人
    午夜葬尸人

    都市 / 张不凡,蔡琳琳

    2019/01/18 | 0 人已阅

    评分:5.0

  • 捕尸四少
    捕尸四少

    都市 / 陆文亭,李青竹

    2019/01/18 | 0 人已阅

    评分:5.0

  • 我在阴间当鬼差
    我在阴间当鬼差

    都市 / 李小沫,阎王

    2019/01/18 | 0 人已阅

    评分:5.0

  • 陆地龙宫
    陆地龙宫

    都市 / 周北辰,杨毅

    2019/01/18 | 0 人已阅

    评分:5.0

Copyright © 2010-2018 笑翻你小说ALL Right severed 备案编号:皖ICP备18025167号-1联系QQ:2841682202@qq.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