笑翻你小说网—最优质,最热门的小说推荐平台!

当前位置: 首页 > 小说库 > 短篇 > 因为你,我爱上这世界

因为你,我爱上这世界

因为你,我爱上这世界

5.0

手机阅读

时间:2019-01-10 14:33

评语:文笔流畅,故事情节耐人寻味!讲述了男主角和女主角之间的爱情纠葛,他们之间的感情非常的复杂揪心,小说剧情虐心狗血

标签: 言情
《因为你,我爱上这世界》作者是蜃公子,男女主角是慕时方,苏宛的小说,因为你,我爱上这世界讲述了:天生爱做梦且把幻想当饭吃的漫画女画手苏宛的梦想就是“嫁给风度翩翩的富二代金灏天”。无奈,她虽美艳如霞,他身边却早已美女如云,近身都难,何谈婚嫁。好在上天送来了慕时方,一个因走火入魔而堕入人间的武林盟主,一个在她的恩威下随时待命的“小保安”。慕时方对她言听计从,呵护备至,在他的帮助下,她终于如愿以偿,最后才发现,原来守候在身旁的“小保安”才是真正的“金龟婿”!

精彩章节

第二天一大早,慕时方照常去上班去了,苏宛在家等金灏天。

他带苏宛去的地方,绝对不是苏宛带慕时方去的那种商场,而是真正的高格调的奢侈品商场。

苏宛一进去,看到玻璃橱窗展示的一个包包,那价格已经直逼她当初买房子的时候首付的二分之一了。

苏宛抽搐了一下:“这个世界真疯狂啊!”

“怎么,很贵吗?”金灏天轻轻一笑。

“是挺贵啊!”苏宛撇撇嘴,“现在总是说房价贵,我看着里随便一个店里的商品的价值,大概就能买一栋非常好的房子了!”

金灏天耸耸肩,“能在这种地方买得起东西的人,是不会在意那一两栋房子的价钱的。”

苏宛的嘴角抽了抽:“我们还是换一个地方吧!”

金灏天有些惊异,“女孩子一般不是都挺喜欢这些的吗?”

“大概是觉得带出去比较有面子吧!”苏宛嗤了一声,“可是像我这种经济水平的人,买了一个超级奢侈的包包,不用呢,会觉得对不起自己,用了会觉得对不起包包——所以买来干什么?”

金灏天被逗乐了:“小宛你真是与众不同。”

苏宛脸微微一红:“好了啦!我们还是去别的地方吧!这种地方,真的太不适合我了!在这里买一件衣服,我差不多可以在别的地方买一衣柜的衣服了!”

“那我们去别的地方逛逛吧!”金灏天很自然的牵住了苏宛的手。

两人刚走出商场,金灏天的电话响了。跟苏宛说了一声抱歉,金灏天接起了电话。

“金少,刚刚我们接到通知,金帝集团旗下在A市的子公司出现财务问题,需要您紧急处理,所以您最近不能离开A市。”

金灏天嘴角一翘:“我知道了!”

挂了电话,金灏天看在正揪着外面花坛的灌木叶子玩的苏宛,心里的讥讽更甚。

慕时方啊慕时方,你还真是宝贝苏宛!那我就陪你好好玩玩!

他调整好面部表情,微笑着走了过去:“走吧,小宛。”

换了一家商场,苏宛左顾右盼仍旧不知道要买什么。

“小宛,你喜欢什么,我送你?”

“不用了,看看就好!”苏宛笑了两声,“我都说了我没有什么特别想要的东西嘛!”

“可是我想给你买啊!”金灏天牵着她的手,“这里没有喜欢的,就换一家,楼上好像也是女装,我们去看看!”

“可是真的没有什么想要买……”

“我知道,你是觉得接受我给你买的东西觉得不太好,”金灏天一脸真诚的看着苏宛,“可是小宛,我们现在是男女朋友啊!”

对啊,他们现在是男女朋友,可是不知道怎么的,苏宛自己心里却没有这样的概念。

苏宛挠了挠自己头:“其实真的没有什么想买的啦!我就是一个标准的宅女,买太多东西也用不上……”

金灏天眉一挑:“宅女?”

“就是……整天在家里、完全不在意自己的形象、五大三粗挖鼻掏耳抠脚剔牙、穿着睡衣去买菜、趿着拖鞋去逛街……”

金灏天忍不住又笑了:“傻丫头,你不觉得,这样的生活才比较真实吗?”

“是吗?”苏宛有些茫然。

“而且你有自己的住所,有工作,有喜欢你和你喜欢的人,这样的你,已经比很多人好了!”

苏宛无奈的一摊手,“好什么,就像我和慕时方,放在金少你面前,纯粹没有可比性嘛!”

“说起慕先生,”金灏天嘴角一勾,“起初我还以为小宛你是慕先生刻意安插在我身边,以便窃取金帝集团的秘密情报的呢!不过后来接触多了,才知道小宛你不是那种人。”

苏宛的心里一惊——先前慕时方不也是说金灏天接近她是为了窃取端木集团的机密吗?

“你们真是想多了,”苏宛有些郁卒,又有些紧张,“其实,其实端木集团的事情我完全不明白,也不想明白,反正又跟我没有任何关系!”

“小宛你不要着急,我知道你不是那种人的,”金灏天笑眯眯的看着她,“不过你既然是端木集团的总裁助理,又怎么会什么都不明白呢?”

“我……”苏宛叹了口气,“其实,金少,我跟你说实话吧!我并不是什么总裁助理。”

“嗯?”金灏天眉一挑。

看着金灏天真诚的脸,苏宛咬了咬牙,终于还是决定坦白,“我,我跟慕时方其实就是坑蒙拐骗二人组啦!慕时方不是总裁,我也不是总裁助理!”

她话一说完,立刻就紧紧的闭上了眼睛,等待金灏天大发雷霆之后愤而离开。只是半天都没什么动静,到让苏宛有些疑惑了。她偷偷的掀起一只眼的眼皮,就看到了金灏天正一脸笑意的看着她。

苏宛不好意思的睁开了双眼:“那个,那个,其实我就是一个不出名的小漫画创作人,而慕时方就是一个小保安队长啦!”

“小宛不是总裁助理我相信,可是慕先生怎么可能不是总裁呢,”金灏天伸手又拉住了苏宛的手,“慕先生的行为处事,都彰显了他作为总裁的气度,这样的人,怎么可能是小宛口中的小保安队长呢?”

“真的啦!”苏宛又不能跟金灏天说慕时方穿越来之前是武林盟主,所以才会有那些的气度。她走在金灏天身边,仰着头不断的解释,“真的,我没有骗你!慕时方到了这个地方就认识我了,所以他是什么人我最清楚了!他什么都不懂怎么可能做总裁?而且人家凭什么要让他做总裁啊,还是因为慕时方救过端木集团的总裁,所以才破格进入端木集团做小保安的!”

金灏天微笑着揉揉苏宛的头:“你说什么就是什么吧!”

“你不相信我?”苏宛郁卒了,“因为他的老板不怎么出现,为了避免媒体骚扰啊,所以才让慕时方代替他出现的啊!你要相信我!我跟慕时方住在一起我还能不知道他到底是什么人吗?”

话一出口,苏宛立刻就暗叫一声糟糕。

果然,金灏天停下了脚步:“你跟慕时方住在一起的?”

“那个,那个,他睡客厅我睡房间啦!因为慕时方到了A市,身上又没有钱,所以算是被我收养的啦!”苏宛有些不安的看着金灏天,硬着头皮解释,“你想啊,慕时方一个跟我住在那个破烂小区里的小保安队长,怎么可能会是端木集团的总裁嘛!”

“小宛,我知道你跟慕时方的感情不错,”金灏天停下了脚步,异常认真的看着苏宛,“可是你被骗了,根据我的调查了解,端木集团的总裁,绝对是慕时方!我对端木集团进行过非常严密的调查,或许你会觉得我卑鄙,但是没有办法,金帝集团跟端木集团是竞争对手,所以,一些调查是有必要的——而金帝集团调查出来的结果就是,端木集团的总裁、执行总裁、董事会主席、法人代表,全都是慕时方……小宛,你知道这代表着什么吗?”

苏宛的脑子嗡的一声就响了,那一千只草泥马每一只都在践踏着她脆弱的神经。

“不可能!绝对不可能!”瞬间,苏宛就清醒了。

慕时方一个一开始连身份都没有古代穿越客,怎么可能会成为端木集团的总裁呢?这一定是他的老板动了手脚,就是为了蒙蔽金帝集团。

“你可以回家问慕先生,”金灏天耸耸肩,“不过,知道小宛跟慕先生住在一起,我的心里还真是觉得很难过呢!”

苏宛对于金灏天对她说这种类似于情话的话,她总是会觉得心里怪怪的。

一起吃过午饭,两人又逛了一会儿,苏宛喊累,金灏天才把她给送回了家。

苏宛坐在沙发上,忐忑的等着慕时方回家。

慕时方一回来,苏宛立刻就缠着他,把金灏天说的话全告诉了他。

“你老板还真是凶残啊!竟然那么大胆的用你的名字注册公司!”苏宛靠在厨房门上直咂嘴,“他也不怕你卷了他的东西跑了!”

正在切菜的慕时方微微一笑:“因为我不会啊!”

慕时方的动作一直很迅速,没一会,饭菜就做好了。

苏宛伸手捞过一只虾就塞进了嘴里,赞不绝口道:“好好吃!慕时方,你的手艺比大饭店里的厨子还好呢!”

慕时方轻轻一笑:“你喜欢吃就好。”

“以后你不做保安了,还可以去开家饭店,生意一定很好!”苏宛嘿嘿一笑。

慕时方伸手拉过苏宛的手,用餐巾纸轻轻的擦拭着刚刚沾上的油渍,“我只给你一个人做。”

“贵宾享受!”苏宛得意的一翘大拇指,可是马上又唉声叹气:“以后嫁给金灏天了,就不能吃你的饭菜了。”

慕时方嘴角只是微微一勾,没有说话。

苏宛想自己真的跟金灏天结婚了,那慕时方要怎么办?

直到吃完饭,都还在纠结这个问题。

“慕时方,在这里生活了这么久了,你有没有想过要回去?”苏宛歪着头,靠在厨房的门框上,看着正在洗着碗的慕时方。

“回去?”慕时方一怔。

“是啊,你想过要回去吗?”苏宛扯出一个笑,“说起来,我对你以前的世界还真是好奇呢!”

“以前你会害怕我会突然回到我原来的世界,所以从来不问我关于我那个世界的事情,今天怎么突然问起来了?”慕时方淡淡的看着她,“你觉得现在你跟金灏天在一起了,所以我就可以功成身退的回我的世界了?”

“我没有。”

慕时方转过身,把洗好的碗都放回了碗柜里,擦着手从苏宛的身边走过去:“又或者是担心我的存在会给你和金灏天之间带来什么猜忌?”

“我没有!”看着慕时方走到沙发前开始收拾自己的东西,苏宛有些慌了,“慕时方,你,你做什么?”

“如果真的是那样,我只能很遗憾的告诉你,我也不知道怎么回我的世界。但是我可以离开你远远的,那样你也可以当作我已经回去了,”慕时方低头把沙发下面的抽屉拉出来,把自己的衣服一件一件的拿出来,“你可以请金灏天来家里做客,不用顾忌我,反正你现在也不需要一个可以帮你烧开水泡方便面的人了。”

苏宛是真的慌了,她冲过去抱住了慕时方的腰:“没有,我绝对没有!我不想要你离开。”

“可是现在你介意我的存在了。”

“没有!没有!”苏宛哭了,眼泪渗进了慕时方的T恤里,她紧紧的抱着慕时方,“我才没有介意,我只是内疚……”

慕时方转过身,看着苏宛满是泪水的脸,叹了口气:“我知道,你想要嫁给金灏天,而金灏天知道了我们住在一起,心里肯定会不舒服,他现在是你的男朋友,不是吗?”慕时方自嘲的笑了笑,“所以我搬走,对你来说也是一件好事。”

“不,我不许!”苏宛又紧紧的抱住了慕时方。

慕时方抬起苏宛的下巴,“为什么会舍不得我?为什么会不让我搬走?”

苏宛有些嗫啜的开口,可是手里还是死死的抱着,“我、我只是习惯……”

“习惯,”慕时方嘴角一翘,“那如果这个也变成习惯了呢?”

他低下头,熟稔的吻着苏宛的唇。

苏宛的眼睛蓦地一睁,想要推开慕时方,但是那狂乱的心跳和有些发软的身体却让她觉得自己完全动弹不了,只能被动地承受着慕时方激烈的亲吻。

良久,慕时方才松开了苏宛:“习惯吗?”

苏宛的脸颊通红,说不出话,心脏不听话的肆意蹦达。

慕时方嘴角一勾:“不习惯么?那一定是吻的太少了,我们继续,不久之后你就会习惯了。”

“不许啦!”苏宛知道自己想要抗拒慕时方是肯定做不到的,所以她干脆就把头扎在慕时方的怀里。

想到刚刚慕时方要离开,苏宛抱着他的胳膊又收了收:“你明明说过不会离开我的……”

听着苏宛的声音又带上了哭腔,慕时方叹了口气,伸手把苏宛抱紧:“只要是你想的,我都去做,哪怕是你要赶我离开。”

“不许!”苏宛在慕时方的胸膛上蹭了蹭,把流出来的眼泪全蹭干净了,才扁着嘴开口,“你不许离开我,永远都不会离开我!”

“苏宛,你真贪心!”慕时方把苏宛死死的箍进自己的怀里,“你要让我眼睁睁的看着你嫁给金灏天吗?”

“我……我……”

“你既然不让我离开,那么就算是你嫁给了金灏天,那我也要站在你的身边。”

苏宛的眼泪又流了下来。

她觉得自己的脑子里很乱,觉得自己很对不起慕时方,觉得答应做金灏天的女朋友实在是有些草率。可是这两年来她一直坚持并为之奋斗的想要嫁给金灏天的理想,眼看都已经快达到了。

她从来都没有想过自己有可能会喜欢上慕时方,自从知道了慕时方是穿越而来的之后,她就在想着要怎么好好的利用慕时方的能力为她干活,她一直觉得自己这样子的人慕时方是绝对不会喜欢的,所以才总会念叨着“恩人”这个词来约束他……

可是慕时方却说他喜欢上她了,而苏宛现在那种酸涩和感动,让她有些看不清自己的心了。

手机突然响了起来,苏宛七手八脚的挣开了慕时方的怀抱,恶狠狠的说了一句“不许走”,才掏出了电话,她浑然不觉自己一脸的眼泪,那“恶狠狠”一点说服力都没有。

是金灏天打来的。

苏宛呆了呆,关上房门接通了电话:“喂?”

“小宛!我有点想你了!”

苏宛挠了挠头,干笑了两声。

“明天要不要和我一去打高尔夫?”

“啊?”苏宛呆了呆,“可是你的手没有事吗?”

“我刚刚问了一下家庭医生,他说高尔夫的话,没有什么大问题,只是可能达不到往常的标准了,”金灏天轻轻一笑,“其实我只是想要跟小宛你一起而已。”

苏宛有点不自在:“真的没问题吗?”

“当然,你放心,我还要留着健康的身体照顾小宛的嘛!”

苏宛的脸又红了:“这,这样啊……”

金灏天却皱了皱眉:“小宛,你没事吧,我听你声音有些异样,是病了吗?”

“啊?”苏宛赶紧揉了揉鼻子,“嗯,有,有一点。”

“怎么感冒了!”金灏天的语气里有些生气了,“这么不会照顾自己?你生病了,我会心疼的,我现在过来带你去医院看看!”

苏宛吓了一大跳:“不,不用了,那个,那个,慕时方已经给我买了药了……”她的心里又觉得暖暖的,“不过,谢谢你。”

“慕先生既然跟你住在一起的,怎么都没有照顾好你?”金灏天冷哼了一声,才又关切的开口,“药吃了吗?记得要多喝水,如果我明天来接你的时候,你鼻子还没通的话,我就带你去医院,顺便打你的手心!”

苏宛吐了吐舌头:“知道了啦!”

明天鼻子肯定得通,这点苏宛很确信。

“那好,你今天一定要早点休息,知道吗?”金灏天又仔细的叮嘱了感冒了的注意事项,才挂了电话。

把电话丢在一边,躺在床上,苏宛想着金灏天的温柔话语,自言自语起来:“以前总听说金少花心冷酷,没想到他居然可以这么温柔,难怪那么多的女人喜欢他,不过慕时方也不差……哎呀!慕时方!”

她一个鲤鱼打挺从床上跳下来,连鞋都顾不上穿,赶紧拉开了房门冲了出去,一看沙发上的衣服都没有了,苏宛又慌了:“慕时方!”

她跑到厨房去一看,没人!

拉开卫生间的门一看,没人!

再跑到阳台上一看,还是没人!

最后跑到门口一看,慕时方的拖鞋正端端正正的放在鞋柜里。

苏宛一屁股就坐在了地上,大哭了起来:“慕时方你这个骗子!你说了不走的!你说了不会离开我的!”

“怎么了?”大门被推开,慕时方一脸郁闷的走了进来,“我怎么就成了骗子了?”

“你去哪里了?”

苏宛猛地扑了过去,整个人都吊在了慕时方的身上,鼻涕眼泪也全蹭了过去。

“我去丢垃圾了啊!”慕时方把苏宛一搂,伸手拿过拖鞋换上,才往沙发走去。

“你,你放在沙发上的衣服呢?”

“你电话打了那么久,我早就把衣服放回下面的抽屉里了!”慕时方凉凉的开口,“小笨蛋,你就不知道拉开抽屉看看吗?”

“你才是笨蛋!”苏宛破涕为笑,“我没看见你,所以慌了嘛!”

“金灏天给你打电话说什么了?”慕时方伸手刮了刮她的鼻子,“是约你逛商场?旅游?还是看电影?”

“你烦死了啦!”苏宛伸手掐了他一下,“他约我去打高尔夫球了?”

慕时方眉一挑:“你会?”

“我是不会啦!”苏宛恼羞成怒,伸手就掐了他一把,“那难道你会?”

“我不会我可以学啊!”慕时方一副胸有成竹的样子。

“那我也可以学啊!”

“你就不同了,你比较笨,所以肯定学不会!”

苏宛的嘴角抽了抽:“你要学?难道你也要去打高尔夫?你跟我们一起吗?”

“我怎么会去呢?”慕时方侧身戳了戳她的脑门,“我只是一个小保安队长,怎么能去那种高级的地方呢!”

苏宛泄气了。

“而且我去了,一定会打扰到你们约会的!”慕时方把苏宛抱回了房间里,把她放在床上,“好好休息吧!我去把家里的卫生做一遍。”

苏宛松开慕时方,有些期期艾艾的开口:“你真的不会走的吧?”

“我不会走,我这么走了,那不是便宜了金灏天?”慕时方伸手挠了挠苏宛的头发,“睡吧!我出去了!”

看着慕时方走出去,关上了房门,苏宛才倒在了床上。

“管他呢!我的理想就是嫁给金灏天,至于慕时方……反正我不管啦!我不会让他走的!哼!”

第二天早上,苏宛是被慕时方给叫醒的。

“早餐我做好了,放在桌子上的,我现在去上班了,乖乖在家等金灏天来接你,知道了吗?”慕时方揉了揉她的头发,“不许赖床啊!赶紧起来了!”

“嗯……”睁着迷蒙的睡眼,苏宛在床上动弹了几下,完全没有想要起床的意思。

“小笨蛋!”慕时方叹了口气,俯下身,给了苏宛一个激情又缠绵的早安吻。

等慕时方离开她的唇的时候,苏宛已经彻底清醒了。

她揪着被子,说话都结结巴巴了:“我,我还没有漱口呢……”

“谁叫你不起床的?”慕时方嘴角一翘,“那我就等你漱口之后再吻一次好了。”

“烦死了你!”苏宛跳下床就把慕时方往外面推,“快去上班了啦!”

“也不知道昨天是谁说不许我走的!”

苏宛恼羞成怒:“快走!不然我掐死你!”

“好了!好了!”慕时方转身挠了挠苏宛的头发,又在她发间一吻,才离开了。

苏宛送他到了门口,才打着呵欠回来。

以前她都是睡到中午才起来,从来没有送过慕时方出门,今天被慕时方叫醒,又送他离开,让苏宛心里有了一种别样的感觉——好像是妻子送丈夫出门一样。

苏宛被这个念头吓了一下,晃了晃头,赶紧把这个念头撇开了。

金灏天总是很准时,他给苏宛打电话的时候正好是九点钟。

“小宛,”金灏天照旧下车给苏宛开了车门,才又捏了捏苏宛的鼻子,“怎么样?还鼻塞么?”

“已经好了!”为了证明这一点,苏宛还狠狠的呼吸了几口。

金灏天被她逗乐了:“没事了就好,吃了早餐没有?”

“已经吃了,”苏宛吐了吐舌头,“你呢?”

“吃过了”金灏天轻轻一笑,“那我们走吧!”

正如慕时方所说的,打高尔夫球是有钱人的运动,苏宛到了高尔夫球场,还没真正开始打,都已经快要变成一个标准的仇富族了。

“一个高尔夫球场这么大,如果全国的高尔夫球场都开发成房地产的话,我想国内的房价肯定要下跌的!”苏宛撇了撇嘴,“而且要维护一个高尔夫球场的话,也要花不少的银子吧!”

“一个标准的高尔夫球场的确占地面积很广,”金灏天忍不住摇了摇头,“但是就算这些地方都用来投资房地产,国内的房价还是只会高不会低……”

金灏天说了一大堆房地产开发方面的问题,把苏宛绕的头昏眼花的:“金少,你们金帝集团也有涉及房地产这一方面吗?”

话才刚问出口,苏宛就觉得有些不妥,立刻就开口道歉:“对不起,走吧,我们去看看去!”

金灏天眉一挑;“为什么道歉?”

苏宛一怔:“因为这些都是商业方面的问题,我问了的话,你不会觉得我是慕时方派来刺探军情的吗?”

金灏天忍不住又笑了:“这个是涉及到了商业没错,但是金帝集团有在做哪方面的投资,这些都是公诸于众,所以小宛你不用这么介意,这个问题我可以回答你,金帝集团的确有关于房地产方面的项目。”

“那金帝集团投资了多少项目,你就得知道那些方面的事情吗?”苏宛倒吸了一口凉气,“那你得学多少东西啊!而且学这些东西,不觉得烦躁吗?”

“不会啊,就好像小宛你喜欢画画一样,我也很喜欢经商,”金灏天做了一个可爱的表情,“要知道,商业天才的称号,可不是白叫的哦!”

苏宛呆了呆,脸颊突然红了红,金少卖萌好可爱,她不由脱口道:“我能掐你一下吗?”

“啊?”

苏宛不等金灏天反应过来,伸手在金灏天的两颊上捏了一把,后退了两步,一脸得逞的笑:“好了,我掐好了。”

金灏天这才反应了过来,伸手摸了摸自己的脸,有些无奈的摇了摇头:“小宛你啊,就是一个小孩子。”

“我只比你小两岁诶!”苏宛撅了撅嘴,“而且一早就到A市来了,所以我的社会阅历也不一定比你少啊!”

“是,是,”金灏天忍着笑拉过了苏宛的手,“走吧!我先带你去训练场,教会你了,我们再去标准场里打。”

慕时方说得没错,苏宛的确是很笨,笨得学了半个小时,换了无数的杆,那颗小球都没有离开她十米以外。

苏宛有些沮丧了:“看来我是真的学不会了,算了,金少,我看你打也是一样的。”

金灏天一脸的哀怨:“因为我今天不能发挥正常的水准,所以才把希望寄托在小宛你的身上,没想到小宛你拿惯了铅笔的手,不喜欢拿这种粗糙的东西……”

“高尔夫球杆哪里粗糙了,”苏宛有些不好意思了,“而且我不仅仅是拿铅笔,还有G头笔、鸭嘴笔、绘图笔、麦克笔……G头笔就是一种蘸水钢笔,还有圆笔尖……”

苏宛噼里啪啦的说了一大堆,才发现自己有些忘形了。

她停住话头,吐了吐舌头:“不好意思,刚刚我说的都是画漫画的工具,所以你肯定没什么兴趣。”

“对于那些东西我的确没什么兴趣,”金灏天说的很直白,但是他的表情却很温柔,“可是小宛你说起那些东西的时候,你的那种眉飞色舞的神情,却是非常的迷人的。”

“是,是吗?”苏宛挠了挠头,“不过一般的人,都会觉得我很啰嗦,连小雅都是,每次我一说起这些事情,她就直接跑掉了。”

“其实,就好像小宛你不懂我说的房地产一样,我也不懂小宛你说的这些,因为这是完全是两个领域的事情,”金灏天偏头,微笑着看着苏宛,“可是因为小宛你的认真,我觉得很迷人。”

苏宛害羞。

两人还在说笑着,旁边却传来了一阵骚动。

苏宛回头一看,立刻就呆了。

慕时方正朝他们走了过来。

金灏天嘴角一勾:“哟,难得慕先生有空来打高尔夫球啊!不过怎么到训练场来了?”

慕时方很自然的站在了苏宛的身边:“我也没有打过高尔夫球,所以才来练一练。”

金灏天眉一挑:“这么说起来,原来慕先生是来铲便便的啊!”

慕时方扭头看向了苏宛。

苏宛有些尴尬的笑了一下:“是因为我说过,长得帅的人,踢毽子都是一道风景;长的丑的人,打高尔夫都像是在铲便便,不是说你。”

生怕慕时方会误会,苏宛还特意的补上了一句。

慕时方没有理会她,只是看着金灏天:“金少是觉得我长得丑?”

“比我略丑。”

“不好意思,我没有看出来。”

苏宛的嘴角抽搐了一下。这两个人要不要这么幼稚啊?

慕时方又扭头看向了苏宛:“小笨蛋,你学打高尔夫,学会了吗?”

说到这个事情,苏宛无语望苍天。

“小宛的手是用来画画的,又不是来打高尔夫的,况且我们主要是出来玩的,又不是来比赛的,”金灏天上上下下打量了慕时方一眼,才意味深长的开口,“或者说,慕先生你,想要跟我比赛?”

“金少,你不觉得你有些欺人太甚么?”慕时方抱着胳膊,“我可是从来没有打过高尔夫球的人,你却叫我跟你比赛?”

“我听慕先生的语气,还以为慕先生是个高手呢!既然是这样,那慕先生你就自己练习吧!”金灏天拉起了苏宛的手,“小宛,走吧,我们去外面玩去!”

慕时方的阳光落在了两人相牵的手上,脸上流露出了一丝愠怒。

他抬起头,看着金灏天的脸:“金少,你跟苏宛现在是在谈恋爱的吧!”

“没错,”金灏天一脸淡然的看着他,“我现在是在跟小宛恋爱,以后说不定还会跟她结婚。”

苏宛心里一惊。

“结婚?”慕时方冷冷一笑,“金少,你确定?”

“你什么意思?”金灏天听出来了慕时方语气里的那种讽刺。

“你是真的因为喜欢苏宛,所以才跟苏宛恋爱的吗?”慕时方一脸的不屑,“或者说,金少你其实只是因为我喜欢苏宛,所以你才跟苏宛在一起的?”

苏宛的心抖了一下,不知道怎么的,她有些害怕听到金灏天的回答——不管金灏天的答案是肯定还是否定。

“你觉得呢?”金灏天冷笑了一声,“慕先生,我想,你应该调查了我很多的事情,我以前的女朋友,我不会每天给他们打电话,不会每天都约她们出去玩,不会去附和他们的想法,更不会去照顾她们的情绪,她们会为了我去学打高尔夫,可是我却愿意为了苏宛而去公园里踢毽子——这就是区别。”

本来心里有些乱七八糟的苏宛,听到这番话,心里也觉得一股浓浓的暖流划过。

“因为苏宛值得,”慕时方的目光又落在了苏宛的身上,“因为她这个人,因为她被我所喜欢的这件事,所以,她值得。”

慕时方又看向了金灏天:“金少,你知道我说的是什么,对吧?”

金灏天冷哼了一声:“慕先生,你也把我想的太肤浅了,如果没什么意外,我想,苏宛会成为我的新娘。”

说完他也不管慕时方会是什么反应,伸手摸了摸苏宛的头:“走吧,我们去外面了,慕先生,你是要跟我们一起吗?”

慕时方眉一挑:“你邀请我?”

“就算我不邀请你,慕先生你也会跟着的吧!既然我的胳膊还没有痊愈,不能发挥正常水平,小宛和慕先生也只是新手,那么就去看看别人打球好了!”

慕时方还没有什么反应,苏宛就先松了口气。

走到外面,三人就开始慢慢逛了起来。金灏天和慕时方两人的心思都没有在高尔夫球上面,反倒是苏宛,兴致勃勃的看着那些人打球,为他们欢呼或者是遗憾。以前她都只是在电视上看到,总觉得有些失真。

金灏天走在苏宛的左边,不停的用眼光扫着慕时方,对于他这种跑来盯梢的行为,金灏天还是有些不屑。

或许,慕时方就是专程来警告他的?

那如果他跟苏宛结婚了的话,慕时方一定会方寸大乱的吧?

金灏天从来都不认为自己是什么善良的人,所以他遭受到的一切都会报复回去。在帝都俱乐部攀岩的时候,公司的人打来电话说股票被端木集团抄老底的时候,金灏天气极了,才会不小心摔下来,只是他没有想到苏宛会拉住他……

想到这里,金灏天又抬头看了一眼走在前面一脸好奇的左看看右看看的苏宛——她什么都不知道,呆萌呆萌的,那么可爱。

金灏天甚至在想,继续这么跟苏宛这么接触下去的话,也许他真的会喜欢上她,再跟慕时方来个夺妻大战……

还没等他编撰好狗血言情剧的情节,却迎面遇到了生意场上的熟人。金灏天挂上微笑,礼貌应对。

苏宛有些郁闷,她偷偷瞄了瞄慕时方,却正好撞见慕时方的目光。

苏宛干笑一声,赶紧移开了视线。

慕时方没事跑到高尔夫球场来干什么,让场面这么尴尬……

想到这里,苏宛又忍不住瞪了慕时方一眼。

只是再次撞上慕时方的目光后,苏宛终于抓狂了:“你盯着我干什么?”

慕时方嘴角一翘:“因为想要看着你。”

苏宛一怔,还没来得及说话,金灏天就看了过来:“慕先生,盯着别人的女朋友看,可是不礼貌的哦!”

慕时方瞥了他一眼:“不会是你的女朋友的。”

金灏天的眼神一凝。

苏宛压根没有听明白,她伸手拽了拽慕时方的袖子:“什么意思?”

金灏天一笑:“慕先生的意思,是想要把小宛从我的身边抢走吗?”

慕时方不置可否的笑了笑:“这么说,也没错。”

两个男人的互动让苏宛嘴角直抽抽。

出门玩耍这种东西,一个人是悠闲,两个人是浪漫,三个人就是尴尬了。

苏宛夹在两个男人中间,别提有多难过了,尤其是这两个男人还时不时的唇枪舌剑几句。苏宛都开始猥琐的想着金灏天跟他恋爱是不是为了接近慕时方……

三人转了一会,金灏天又去接电话了。

他在一边也不知道说了什么,再走过来的时候就一脸的歉意:“小宛,我公司出了点事情,慕先生,小宛就拜托你送回家了。”

金灏天脸上挂着笑,心里却早就把慕时方千刀万剐了——他就知道慕时方不会这么轻易的让他跟苏宛单独相处,这不又整出了一堆事,逼着他回去处理。

慕时方眉一挑:“小宛本来就跟我住在一起的,又哪里有送她回去这一说?”

金灏天没有理他,温柔的看向了苏宛:“小宛,那我就先走了,明天我再给你打电话。”

“嗯。”苏宛红着脸点了点头。

目送金灏天离开,慕时方冷冷地开口:“走吧,回去了!”

苏宛犹豫了一下,扯了扯慕时方的袖子:“你是不是生气了?”

慕时方扯出了自己的袖子:“我为什么要生气?你今天会跟金灏天来打高尔夫球,我不是都知道吗?你又没有背着我。”

“话是这么说没错,可是我就是觉得你生气了。”

看着苏宛一脸的揶揄,慕时方忍不住笑了:“是,你了解我,那我问你,我为什么会生气?”

苏宛傻眼了,好半天才嘟囔:“我就是觉得啊,我哪知道你为什么啊!男人都是莫名其妙的……”

“你呀!”慕时方伸手刮了刮她的鼻子,“下次可不许让金灏天碰你!”

苏宛挠了挠头:“可是,他是我男朋友啊!要牵手什么的,很正常嘛!”

“你大概不想看到金灏天的胳膊给卸下来吧!”慕时方纯良的一笑。

苏宛的嘴角抽了抽:“喂!”

“好了,开玩笑的,”慕时方拉住她的手,“我们回去吧!”

展开内容+
close

猜你喜欢

言情
言情
言情

小编为大家整理归纳了言情小说类相关的资源合集,相信朋友们通过言情这个专题合集一定能找到您想要的小说阅读!

查看更多>

Copyright © 2010-2018 笑翻你小说ALL Right severed 备案编号:皖ICP备18025167号-1联系QQ:2841682202@qq.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