笑翻你小说网—最优质,最热门的小说推荐平台!

当前位置: 首页 > 小说库 > 短篇 > 江枕鸾溪

江枕鸾溪

江枕鸾溪

5.0

手机阅读

时间:2019-01-11 22:03

评语:看了这本书后,感觉作者的功力不错,文笔细腻的,不管是从文笔,文章的结构,人物的描写。把每个人都写的有血有肉。

标签:
江枕鸾溪是作者晨叶兮创作的短篇类小说,主角是江晰哗,沈鸾,“哎呀我这个肚子给气得啊!”老板看着这位老大一脸无语的离开。...

精彩章节

“老板,毛毛好了。”正在宠物店打工的余欣摸着一只下猫咪说到。

“洗好了吗?那就带毛毛回家。”老板拿着喷雾剂继续杀毒。

“知道了!毛毛我们回家了”洗完宠物之后送回主人的家,这成了她每天都工作,暑假之后就没有什么功课了,再加上父亲以前又贪赌,虽然现在没有了,不过欠下了许多债务没还清,她不出来找工作没办法啊!本来她想找沈鸾,可是又怕太麻烦她,就在小小的宠物店里上班,打一点零时工。

刚把小猫抱下来,余欣的电话就响了。只能先放下毛毛“喂。爸!”这个时候打电话,估计又没有好事儿。

“女儿,女儿救我!”一听到女儿的声音,她父亲就跟抓了一根稻草一样的喊救命,到把余欣吓着了,急匆匆的跑向吧台。“老板老板,我有急事要出去一趟,毛毛就拜托你了。”还没等老板说什么,余欣就没影了。留下老板莫名其妙的表情。

“慢慢跑啊!”余欣这女孩子虽然没来多久,但老板还是很喜欢的,善解人意又勤快,现在这种人打着灯笼都难找了。

沈烨一大早也没有怎么吃饭,忙活了半天,来到了一家装潢还不错的餐厅,也是目的地“就在这儿将就一下吧!也可以在这等她,顺便吃饭了...”,说完就找着停车位

而在二楼的余欣父亲,正被一群人给围着要债,“你们坐啊....坐.....坐”看着一群要债的人,他也被吓着了。

“不是说好了一年之内还清吗?你们怎么又来找我了?”上次谈判就说好了,一年之内还清,还签了协议,怎么就说话不算话呢!

“一年之期马上就到了,我们不要债,你会还吗?面得到时候搬家了没地方找你”

“这些你们先拿着啊!”余欣父亲取下自己的金手表和金项链,放在桌子上先稳定人心。

对面的胖子老大看着桌子上的东西,连同几个“二流子”手下笑了,他恍恍惚惚的拿起来“假的,你以为我第一天出来混啊!不是说二十分钟你女儿会拿钱来吗?钱呢?人呢?”胖子什么都没有,就是吼起来气势大。

“雄哥。我女儿马上就到,她脚程很快的我跟你说,连狗都没有她跑得快,少林寺电影看过吧,那和尚不是拧着桶在哪儿练吗?我女儿厉害啊!小时候帮人背书包,小学三年级背十个书包都没有问题啊!所以她.....”

“停!我来这儿不是想要听你讲你女儿的故事儿,我只要钱,钱呢~”雄哥也难得听他以前赌钱,一身债,连女儿从小都要帮忙背书包赚钱的混账事儿。

“好好好换一个,不说这个,就说那次我差点成为百万富翁的事情说起吧!”他也没办法啊!只能挥舞着双手,生怕雄哥周围的兄弟动手。拖延着时间,心里暗暗的说到“女儿,你倒是快点来啊!你爸爸我撑不住了啊!”

“那一年,我才....”雄哥实在忍不住了,一巴掌打过去,余爸还以为打自己,没想到打到了自己的手下“这你是不是猪头啊,把钱借给这种人,信不信我打死你啊!”那个被打的手下也很无奈,只能皮笑肉不笑的点着头看着老大凶神恶煞恨不得吃了自己的样子。

余爸看到这一幕,忍不住笑着指着吓破胆的被打的小子说“雄哥,真不是我挑事儿,这小子是有点笨,我稍微穿得派头点进去,直吹牛,他就把钱借给我了,这根本就是没脑袋都猪头,谁生的啊!”越说越起劲,完全不顾后果,没看见雄哥咬牙切齿的样子。

“我生的。”

“亲.....亲生的?不像啊!”看着一个大脸盘子,一个瘦得跟个猴一样,是不是掺水了啊。

一听余爸这话,身边的一群人就围上来了,余爸确实也怕“对不起对不起”连忙道歉。

“那谁啊!把他给我拉出去把他给我打一顿,我要被他气死了气死了....”问了这么一半天,一分钱都没有要到,他已经忍无可忍了双手抱头嘶吼着最后的理智,一拿到钱,他非要杀了这人不可。

“不是,雄哥,你不能动手啊!,你不能....”伴随着声声杀猪的声音,余爸就这样被拉了出去。雄哥也跟着走到老板面前,老板还以为要找他的麻烦顿时怂了。

“老板,厕所在哪儿?”本来就一个胖子,还双手叉腰,吓得老板指路的手都是抖的“这这这.....”

“哎呀我这个肚子给气得啊!”老板看着这位老大一脸无语的离开。

沈烨一手插在西装裤里,另一手就随手甩着,看着很帅气侧漏啊!老板一看到来人,殷勤的上前问到:“先生,请问喝点什么?”

“给我一杯咖啡,再把你们这儿的特色来一份。”沈烨就在门口找了一个位置,坐了下来。

“好,稍等。”看着老板离开以后,沈烨拿出手机,播了一个号码“我到了,但我没有看到刘总的女儿,你肯定我们约在这见面吗?...”

余欣一路狂奔,终于来到了“恶霸”说的地方,也顾不上歇气,身上还是宠物店的工作服。一到门口就看见了正在打电话的沈烨,而沈烨也同时看向她,对着手机说到“她来了。”

以为沈烨就是“恶霸”头领,她也不打算客气,气冲冲的走过去,插着腰“人呢?”

确定了来人的身份,沈烨说到“坐,我们好好谈。”

“你先说,人究竟在哪里?”废话,她跑了一路,可不是为了陪他坐的,看不到父亲,她怎么安心。

“在电话里已经说过了,他被抓了。”完全没有想过弄错人这回事儿。

“你这种人,说这种话就那么理直气壮啊!”好歹自己也是放高利贷,她还就是不信会真的报警,他自己也捞不到好处不是吗?

“是你们有错在先,这能怪谁?要想救人,那得看你怎么配合。”看着面前这个气得嘴一合一张的女孩,他心里更加有底气可以谈成。

“配合,我还不够配合吗你知道我跑了多远才来这儿吗?我怎么就不配合了呢?”余欣指着自己跑来的方向对沈烨说,这时餐厅的服务员也端着咖啡上来了“先生,你的咖啡。”

余欣什么都不说就接过咖啡,还是冰的正和她意,猛的来了一口什么都不说,留下沈烨一双吃惊的眼睛瞪着她,看着她喝完,他“呵!”了一声,无语的转过头。

余欣用手将就的搽了嘴角的残留液说到“说吧,到底要多少钱你才肯放人。”

“我只要一句话。”沈烨用食指比了一个“一”,“这整件事情的背后是不是有人搞鬼,如果你不老实,别怪我不留情面。”

一听这话余欣怒了,把被子用力一放,咖啡渍贱了沈烨一身“别以为你说狠话就了不起啊!还穿得西装革履,我跟你说像你这种人啊,就算穿道袍都不会有人觉得你是好人的。”余欣张牙舞爪的样子,在沈烨看来就是一闹街泼妇。

“我从来没有见过像你这么蛮狠不讲理的女孩。”沈烨气得从椅子上站起来,指着余欣无言以对

“你废话少说,快把我爸交出来。”余欣一手递出一个要东西的姿势摆在沈烨面前,正当两人大眼对小眼的时候,雄哥把余爸绑着拉了出来。

一见到自己的女儿,余爸就哭着喊到“女儿,你终于来了救我啊!救我。”

“你老实点。”绑匪拍了一下余爸的脑袋。

“小姑娘,钱带来了没有啊!”雄哥对余欣说到。一听到这话,沈烨突然意识到自己找错人了,尴尬的笑了笑,摇摇头准备离开。

看着沈烨的架势,余欣二话不说把来不及放下的剃动物毛的剃须刀架在沈烨脖子上“你们赶紧把人给我放了,要不然我就给他好看。”留下沈烨一天被两个人架脖子的无奈和一群绑匪“这人是谁的”的面面相觑。

“小姐.....”

“你给我闭嘴,你到底放不放,你们在不放,就不担心你们老大的威胁吗?”绑匪老大想问一下这人是谁,可是被余欣打断。

“他是老大我是谁啊!”雄哥双手抱于胸前,示意到。

“不是,女儿这人是谁啊!”余爸一句更加捅破了尴尬的窗户。

“小姐,你真的搞错了,我和他们不认识啊!”沈烨还有要事要干,可没时间陪她耗啊!

“你给我闭嘴,我知道你们是在演戏呢?你们不要串通起来骗我啊!我不吃你们这套。爸爸你放心我一定会救你出来的”余欣一下把剃须刀架在沈烨脖子上,一下又指着雄哥一方,有点应接不暇啊!

雄哥看了一眼余爸,只有让他说明清楚了“小余啊,不是他是谁啊,你为什么押着他,这群人就可以放了我呢??”余爸哭着问到

“就是啊!这谁啊?我们又不认识他”雄哥把手摊在余欣面前问到。

“你们不是一伙的啊?”余欣看了一眼沈烨,又看了一眼父亲,在无比尴尬的环境里放了沈烨,“对不起啊对不起,我不知道”只能尴尬的挠着后脑勺。

沈烨还想说什么,就被一位穿着黑色衬衫的女孩打断了“请问沈先生是哪一位。”

“我就是,你现在相信我们认错人了吗?”等的人才到,真是的多大一场乌龙啊?来者就是最好的解释,什么都不用说了。

“可是我们刚刚两个人说话明明就对上了啊?”这乌龙的发生也不能完全怪她啊!

“鸡同鸭讲,吵了一架不算对话,对不起失陪了。”在女孩子面前沈烨一向严格,换句话说高冷,在他这里开后门的这么多年了也只有两个人,一个是沈鸾,一个是罗伽旖。

“等一下。”余欣下意识的拉了沈烨的手臂,丝毫不顾沈烨的挣扎继续说到“那个我们刚刚也说了很多话是不是,也算朋友一场了,你也知道有句话常说路见不平拔刀相助,我相信你一定会拔刀相助的对不对。”并双手合十,作出了请求的手势。

“是是.....”在一旁的余爸激动得啊!

沈烨看了一眼余爸脸上绝望的表情和余欣的一脸无助,向着胸前装钱包的地方摸去。余欣一看觉得有救了,比着大拇指指向沈烨,说给绑匪听“怎么样,我朋友够意思吧!你看他今天是现金没有带够他就刷卡......”没想到沈烨掏出来二十“这杯我付了,我还有事,你们慢慢玩。”一声尴尬截止所有,留下绑匪“哈哈哈”的笑不停。

“喂!你真的见死不救哦!”余欣算是第一次遇到这种人啊

“既然你像一个侠女一样勇猛过人,我相信你一定能够解决的,各位不好意思,我有事先失陪,请你们继续。”走的时候还意味深长的看了一眼余欣,和来的女子一起离开了

“喂,这个人,这个人真走了啊?你给我记住了以后不要落在我的手里”余欣气得啊!直跺脚,而沈烨无语的直摇头“有勇无谋.....”

“小姑娘,要不要解决我们之间的问题啊!”看着这么一大场乌龙终于结束,也是时候该说正事儿了。

余欣转过身,对着雄哥说到,“我爸爸欠你多少钱,我还就是了嘛!”

“五万?”余欣吃惊的盯着父亲,他不是不赌了吗,为什么还欠下这么多?

但看着气势汹汹的一群人,父亲必须救,即使自己再生气”现金我是没有,我可以马上帮你借到啊!”说着摸出了自己的手机,翻着手机通讯录,找了一圈她觉得有用的人可能只有沈鸾了,所以即使再不好意思也要麻烦这位闺蜜了。

展开内容+
close

Copyright © 2010-2018 笑翻你小说ALL Right severed 备案编号:皖ICP备18025167号-1联系QQ:2841682202@qq.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