笑翻你小说网—最优质,最热门的小说推荐平台!

当前位置: 首页 > 小说库 > 言情 > 与陆与之的二三事

与陆与之的二三事

与陆与之的二三事

5.0

手机阅读

时间:2019-01-12 21:26

评语:好精彩的小说,想法很大胆,看似随意,其实有雕琢过。强烈推荐此书,非常好看!

标签:
《与陆与之的二三事》是作者几粒米最新著作的言情类小说,作者文笔精湛,故事情节丰富讲述了主角陆与之,张未乙之间的故事,“陆与之,你听清楚了吗,我在取悦你,如果这样能让你快乐一点的话。”“那你愿意一直取悦我吗?”年少的暗恋就是接受不了模棱两可的艾1魅否则你喜不喜欢我这个恒古不变的谜题便在我的心中有了自以为是的答案但幸好你把我的自以为是倾囊收下。

精彩章节

鱼汤很鲜美,陆与之果然是天生的艺术家,以前的人都说,最会生活的,就是艺术家,你看,古人诚不欺我。

从我大四实习,加上工作的两年,合起来我一共在这个公司呆了三年整,可以说,吃遍了附近的餐馆,但至今也没喝过这么好喝的鱼汤,人家陆与之刚回来没多久,把这附近好吃的掌握的透透的,我怀疑他去美国学的不是美术,而是什么美食测评专业。

当然了,我说这么多废话,其实只是想说,我手里这碗汤真的很好喝。

我望着一堆鱼骨头和电脑里刚完成的方案大纲,静静的发呆,我并不是一个自恃颇高,盲目自信的人,我也没有什么迫害妄想症,但我的心里总隐隐的对顾方年这个人,充满了不安。

我不会不要脸到认为他是回来上演什么电视剧里功成身就回国追爱的狗血戏码,但我就是不安,说不上来的那种感觉,不是因为他不好,而是因为他表现的太好了,滴水不漏,让人挑不出毛病来。

古人还说过,事出反常,必有妖。

总之,小心驶得万年船,他现在是尊惹不起的大佛,我就得好好给他伺候好了送走他。

我烦躁的晃了晃鼠标,没想到平常卡三下动一下的电脑今天突然异常的灵敏起来,一不小心就点开了桌面上的视频,里面的音乐突兀的响起来,在空荡荡的公司来回回响。

音乐还没来得及结束,就被隐约深远的男声取代,直到熟悉的声音传来,我才想起,陆与之和朝阳的那个宣传片已经完成了所有的后期,我还没来得及仔细看看。

找我们制作这个宣传片和找来陆与之当男主的都是这个神秘的甲方,宣传片的主题是“心事”,听说这个主题也是甲方敲定的。

一般来说,甲方,都是指手画脚的最多,但通常最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想要什么的那一个。

在我心中,逻辑不清,思维混乱,毫无章法,脑子有病,就是甲方的四大标签,头一次见到头脑这么清晰,想法这么成熟的甲方,我实在有些好奇。

宣传片的开头,是男女主上演的一段缠绵悱恻,绝美凄婉的爱情故事。

男主上个世纪欧洲的王子,在跟各个贵族举行海上舞会的时候,意外遭遇了海啸,机缘巧合的来到了海上的一座神秘的孤岛,遇见了被群狼养大的女主。

“嗨,你叫什么?”

“山中人。”

“山中人?很奇怪的名字。”

“那你叫什么?”

“我?我叫嗯…….海上客。”

王子究竟是王子,而孤女也只能是孤女,王子被解救,离开了孤岛,但孤女却永远留在了山中,从此,海上客的名字,便是这座孤岛永远镌刻的心事。

“你为什么不跟我离开?”

“我不离开的理由和你终究要回去的理由一样,是说不出口的心事。”

视频里,陆与之清秀的脸和海上的繁华交相辉映,我几乎要相信,陆与之真的便是那个从海上踏浪而来的王子。

但我毕竟是我,陆与之也只能是我的陆与之,我决不允许,他以任何方式跟别的女人,谈情说爱,甜言蜜语。

所以,为了表达我的反抗,我独自一人对着视频里讲着油腻情话的陆与之进行了长达五分钟惨无人道的语言攻击。

“陆与之,我一直以为长得帅的人讲什么话都是好听的,没想到你讲起这种腻腻歪歪的鬼东西也那么让人,恶心,讨厌!”

“陆与之,你穿的这件奇奇怪怪的衣服”

“…………”

“陆与之,你最讨厌了”

“喝了我的鱼汤,还说我讨厌,还人生攻击我,张未乙,我以前是这么教你的吗?”

陆与之的声音从我的背后传过来,我一个激灵立马循着声音转身望过去。

那个站在我身后,穿着白衬衫,身材修长,轮廓精致而硬朗的男人,可不正是陆与之吗?

“你怎么进来的?”我起身飞扑向陆与之。

陆与之伸开宽阔的臂膀一下接住我,他身上好闻的洗衣粉味道立马裹紧了我整个身体。

“我走进来的,用的嗯…..”陆与之稍加停顿,然后用手示意了一下前台的方向继续说道:“美男计。”

陆与之的个人比我高出一个多头,我只能将下巴搁到他的%.口上,然后抬头看着他:“你什么时候来的啊?怎么没打电话我出去接你。”

陆与之抬起手腕看了一下手表,然后很认真地计算的样子:“从我打电话给你到现在,大概…..三个小时。”

我一下懵住了,他居然一直在等我,我一想到就在我以为他对我不冷不热自己一个人别别扭扭的时候,陆与之早正在跨越整座城市朝我飞奔而来,我就对他一阵愧疚和难受。

陆与之应该是察觉到我情绪的变化,他低头轻轻的吻了一下我的额头:“怎么了?嗯?”

我的额头立马变得滚.烫起来,我下意识的搂紧他的腰窝,然后吸了吸鼻子:“没什么,就是,我真的好想你啊。”

陆与之轻轻笑了一声:“那你刚刚还在背后偷偷批斗我。”

我松开抱住他的手,刚想反驳他,他的嘴边荡起一抹更深得笑容,深的他的脸上酒窝都在轻颤,然后他立马握紧我的肩膀,一个用力将我带进怀里,用他惯用低沉悦耳的声音蛊惑我。

“好啦,我也很想你,很想很想,想到开了一整天的会明明累的要死还是横穿整座城市来告诉你,我也很想你。”

记忆中,这是陆与之第一次对我讲这种腻腻歪歪的情话,真好听。

我的鼻尖一阵酸涩,虽然我也不懂我这突如其来的矫情是怎么回事,我甚至在这种艾1魅甜蜜的气氛里偷偷开了小差,主要是在心里对现代女性多愁善感和情绪多变的生活习性,进行了严肃的批评。

就比如说,这种时候,我就应该像多年前那陈舒一样嗲着嗓子对陆与之说,与之与之,我真的很爱你哦。

我努力了一下,发现不行,于是话到我嘴里就变成了下意识对陈舒的大为赞扬。

我是这样说的;‘“与之与之,哎,算了,我不如陈舒。”

陆与之很是不解,他推开我然后正色盘问我:“陈舒是谁?”

我在他的双眼中,看到了危机两个字,是他的危机,不是我的,因为他现在的样子,实在像极了,中年得子突然被告知被戴绿帽子多年的倒霉男人。

我有时候觉得陆与之是天才,学习好,长得帅,会画画,会钢琴,会做饭,会….总之他会的太多了,但有时候,我觉得他就像一个单细胞生物,就光是她能从陈舒这个名字听出我前男友的意思来,我就觉得他够脑残了。

当然了,我不敢说,毕竟我怂,但我更不会提醒他陈舒是一个大学喜欢他的大美女,权衡之下,我告诉他,陈舒是我家门口开锁的大爷。

哪知道他听完后点了点头告诉我:“哦,那你别担心,他不如你,他只是会开锁,而你经常不锁门,他从你这儿捞不着好处的。”

“.……….”

展开内容+
close

最新资讯

Copyright © 2010-2018 笑翻你小说ALL Right severed 备案编号:联系Q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