笑翻你小说网—最优质,最热门的小说推荐平台!

当前位置: 首页 > 小说库 > 恐怖 > 小隐幽居

小隐幽居

小隐幽居

5.0

手机阅读

时间:2018-12-19 12:14

评语:作者对恐怖气氛渲染的很到位,对鬼怪的描写几乎到了炉火纯青的地步,喜欢灵异鬼怪类的小伙伴,千万不能错过!

标签:
《小隐幽居》作者是白钰儿,男女主角是林烟,苏格儿的小说,小隐幽居讲述了:森林里有座鬼宅,鬼宅里住着一个少女。当然,没有鬼,就不叫鬼宅了!

精彩章节

苏格儿家因为遭遇变故而使生活陷入困顿,又不时有债主上门逼债,奶奶年纪大了经不起折腾,所以去了外地的姑姑家住。过年的时候姑姑打电话要她们母女去她们那里过年,她不想去,因为姑姑人虽然心不坏,但那张嘴巴太刻薄,又要把她家的事翻出来讲,令人心烦,而且她家里还有其他人。

她也劝妈妈不要去,可是妈妈说要陪老人过年的。还说奶奶想她,硬要她也去,她只得借口过年只放两天假去不了推却了。

“过年家家热热闹闹的,怎么能一个人过?不然你就去舅舅家吧!”送妈妈去车站的时候她仍不放心的叮嘱。

苏格儿她才不去舅舅家。他太窝囊,超乎寻常的惧内。舅妈以前对她热情,可现在眼睛里早看不到他们了。她不想看别人的白眼,做受气包。但又怕妈妈担心只得应和着答应。

她也不会孤单。本来宜言说自己活着的时候最远只到过城里,死了又被困在这房子里,好容易才解脱了,所以要学学现在的新潮流,过年放假去旅游,坐一坐飞机、火车、轮船。这下好了,苏格儿不回家他的假期也没了,他们四个一块儿过年吧。

倒是挺热闹,写春联、贴福字、挂灯笼、放鞭炮、包饺子。不过门神就不必贴了,倒不是因为宜言——他有了仙玉做身体门神不能阻挡他——而是玉灵可比门神管用多了。况且这个老鬼的地盘也没别的鬼敢来冒犯。

其实最高兴的还是宜言,毕竟热热闹闹才叫过年。他之前说是要去旅游,那是怕太冷清才去的。虽然有玉灵和有巢在,虽然他的性格也随性自在不拘束,但毕竟是个有点儿正经的仙。再说了,两个男人也很没意思,。而有巢它倒底是个动物,话题也总是它们动物界的事儿。苏格儿就不同了,她活泼顽皮又泼辣,能说能闹鬼主意多——尽管没什么好心眼儿,但是有趣儿啊!

“啦啦啦,啦啦啦……”鞭炮放过后有巢得到解放,扑闪着翅膀在屋子里飞,跟着电视里的旋律唱了起来。它喝过神仙的酒,果然就会唱了。

“来,有巢,这是你的年夜饭。新年快乐!”苏格儿给它在盘子里放了羊肉、鱼肉、面包、青菜,这都是它爱吃的。

“格儿新年快乐!”有巢停在桌子上,说完后吃起了她的大餐。

桌子上是七个盘子八个碟,摆了满满的菜,荤的素的,水里的陆地上的,应有尽有,是宜言和苏格儿一起动手做的。又放有一瓶红酒一瓶白酒。玉灵爱饮酒,虽然这俗世的酒比不上天宫的琼浆玉液,但可以随便喝。宜言只闻气息的,只苏格儿陪他喝两杯红酒。

今天过年,苏格儿和玉灵定了约定,这一天不许他听自己心里的话。玉灵答应了,真听不到假听不到她也不知道,就当做他听不到。

听宜言讲了一会儿以前过年的风俗和他小时候的趣事儿,又听有巢说它们动物对人类过年的抱怨,都乐得哈哈笑。

忽然从窗子里见到很远的高空中有烟火升空,照亮漆黑的夜空。可真漂亮,他们到三楼被改造过的大大的落地窗边去看。

烟火升空绽放出一朵绚丽的花朵,倏然又凋谢消失。一刹那,生命短暂又极尽灿烂,给人震撼的同时又有离散的悲凉。

“那是什么?”苏格儿突然诧异地叫起来,她看到树林里有两处光,一处极绿一处极蓝,相隔很远。

玉灵望着那两处光说:“蓝光是妖精,绿光是无处可去的孤魂!”

人间过年这一天,离世而未投胎的鬼魂,会在子孙亲人的招引下回家团聚。这些都是无人招引,魂归无处的。人间热闹喜庆的日子,更使它们凄凉悲苦,聚集在一起或许是为了不孤单吧!

而妖精惧怕爆竹的声响和节日巡视人间的众神,所以躲藏在山野。它们担心被找到轻易拿住,所以聚集在一起,以为力量强大便有对抗的生机,却不知道这样更暴露行踪。

宜言见苏格儿伤感,把玻璃打开一点儿让风吹进来透一透气,说道:“它们聚在这里对人来说其实是好事儿,这说明天下太平。乱的时候,这些东西早跑人间作祟去了。”

苏格儿不明所以,抚一下被风吹乱的头发:“它们不是神仙和阎王管的吗?难道人间一乱神仙也消极怠工了?”

玉灵看她因提到神仙而望着自己,便说:“人间不是有句话:国之将亡,必有妖孽。就如乱世人间贼寇横行胡作非为,警察无法管理一样,妖精趁着天下大乱也要出来作乱,因为乱,所以有空隙能让它们躲过巡视的神。”

苏格儿听见这样说做出一个结论:“这么说这些妖精肯定都喜欢天下大乱了,所以它们都是很坏的吧!”

“那当然!所以上天才会降雷劫劈它们,不过准头差点儿,让这么多都逃了。”宜言很遗憾地说道。

玉灵不赞成他:“妖精与人和鬼都一样,有好有坏,不能一概而论。”

苏格儿第一次听他们说起妖精的事,倒是从书上看过不少,说道:“现在是太平盛世,那它们平时在哪儿?”

“到处都有。”有巢信口说。

“诶?你怎么知道?”苏格儿和宜言异口同声地问它。

它一只小鸟儿怎么能认识妖精啊?难道都是因为妖精都是动物修炼而来的?

有巢说:“我认识妖精,我认识野鸡精!”

苏格儿笑起来:“我只认识鸡精,有巢都认识野鸡精了啊!你告诉姐姐它是什么样的?好不好看?”

有巢想了一下,并没有觉得好看,反正是挺凶的。

遇到野鸡精的时候有巢才出生不久,翅膀刚长硬,好奇的飞着到处去长见识,在山里盘旋的时候见到有只野鸡受了人类陷阱伤害,倒在山洞口。有巢还小,看它闭着眼睛一动不动地躺在那里,又害怕又好奇地过去察看,没想到野鸡精突然伸出爪子抓住了它,然后又胁迫它为自己找东西吃。

熟悉之后野鸡精告诉有巢它在修炼,有巢不懂什么叫修炼,它就说:“修炼后可以成仙,可以长生不老,就是只变成个人形也好,就不怕那些人再来捉我了!”

又带有巢去参观它修炼的山洞,并且变出一个人形来给它看。它上天之前那些关于神仙和天庭的印象,也都是野鸡精告诉它的。

苏格儿听它说完摸摸它的脑袋:“厉害呀小巢巢,上过天下过地,见过仙遇过鬼,泡过人救过妖!行啊你,各个道儿上都有关系啊!要不我管你叫大哥吧,以后跟着你混!”

宜言把有巢从窗子上抱过来:“别啊,干脆咱们一块儿结拜算了!”

说说笑笑烟火也结束了,他们又回到饭桌上。

苏格儿喝了一点儿红酒,这酒后劲儿大,刚才又吹了下风,这会儿觉得脸有点儿烫。去照镜子,看到脸上红红的,粉粉的。被宜言说如桃花一样。

玉灵是千杯不醉的海量,一杯接一杯的喝。苏格儿觉得他如果是个人,那就是个完美男人,只除了喝酒这一点。又觉得那些古装电视剧里的人喝酒也是好看的,尤其是那些儒雅的才子。况且她见过穿着古装的玉灵,那模样,那气质,宋玉、卫玠、潘安,这些古代的美男子不知能不能胜其一分。

她吵着要他变回自己原本的装扮。

玉灵潇洒豁达不拘小节,而且今天也是个高兴的日子。于是原本毛衣、休闲裤的衣服顷刻间就是一身白衣素服了。手上出现一只酒壶,酒杯也成了白玉制成的碗,上面刻着龙的图案。一手提碗,仰头而灌,真是说不出的洒脱超然。

“呀,酒壶。”有巢又过来蹭酒喝,但觉得这酒不好,才喝进去就摇头甩嘴。

宜言坐到苏格儿旁边来,俩人一起看着玉灵。说他那白玉身体多俊美,多尊贵,但比起真实的玉灵来简直……拿浓烟比皎云,麻雀比凤凰。最主要是神韵的问题!

“你说他能喝醉吗?”苏格儿小声问宜言。桌上可都三个空酒瓶了。

“多了大概能。”宜言说。

“人间的酒怎能醉我?”玉灵听见了他们的话说道,又哈哈大笑两声。不知是不是喝得尽兴了,更显狂放。“只有天上的琼浆玉液才能醉仙,因为那是天井里的水凝成的。”

苏格儿正剥了一只大虾往自己嘴里送,边嚼边说:“天上的水也跟我们的不一样啊!喝了是不是能延年益寿,美容养颜啊!要不下次你回天上给我们带点下来,也让我们尝尝呗!”

玉灵也拿起一只虾来,如她那样剥开放进嘴里。

正要说话,突然扭头,朝门的方向看,外面有些不寻常的东西。宜言自然没有他这样的敏觉,但也后知后觉地感应到了。

“宰了豹子吃了胆了,今天这日子还有来找不痛快的。”他冷笑一声,站起来朝门外走去。

玉灵还是照旧喝酒,把事情交给宜言处理。简直是老板跟打手的组合。

苏格儿从他们的表情和话里听出了苗头,忙坐到玉灵身边去。又把只顾大快朵颐,傻乎乎的巢抓过去。

“外面有鬼还是妖精?”她缩着身子问。

玉灵放下酒碗:“鞭炮声太大,有迷路的魂魄。”

这时候宜言抓着一个蓬头垢面的老太太进来了,矮矮胖胖,双眼呆滞,那脸色一看就不是人。

苏格儿汗毛倒立,直想拍桌子,干嘛要把这东西带到房子里来啊!

宜言松开她,说道:“是个没意识的游魂,应该死了很长时间了。都走到桥上来了。”

玉灵端起空酒碗朝鬼泼去,碗底的一滴残酒正落在鬼的头上,她仿佛被电击一样猛然一抖,呆滞的眼神有了活动,清醒过来看着眼前的人和一切。

“这是哪里?”她声音尖细又阴凉的令人头皮发麻。

“不去地府,游荡什么?”玉灵面无表情地问。

鬼魂很畏惧他,说道:“找……找猫。”

宜言说:“刚才她在外面喊呢,喊得什么话没听懂。”

鬼说:“我的猫……猫叫雪糕。我找不到它,不知道去哪里了!”

“你的猫也死了吗?”玉灵问它。

鬼魂迟疑着摇头。

苏格儿不敢说话,抓得有巢叫起痛来。

那鬼看着有巢,情绪突然激动起来:“我得带着雪糕,我死了,它回家也没有饭吃了。”

宜言说道:“带着?你死了还让它给你陪葬啊!那是猫又不是孩子,没你也照样活。”

“雪糕,雪糕就是我的孩子,我的孩子。”鬼魂喃喃地念叨,又像是迷糊了。

玉灵问她:“可有子女?”

它一听到他的声音就猛然清醒,点点头:“有,可是……还是雪糕好。他们……去了很远的地方,早离开家了。过年了,我得把雪糕找回来,我们一起过年。”

宜言看着它哼笑一声,对玉灵说:“我刚才看外面有过路的鬼差,可能还没走远,我去交给他们。”

玉灵点头答应,这是个糊涂鬼,做人的时候也是个糊涂人,说再多都没用。

见鬼离去苏格儿松了一口气趴在桌子上,使劲吞了口口水,浑身无力。什么事儿啊,大过年的还得见鬼。

“没事,她还没有伤人的本事。”玉灵说着在她抚摸了一下她的头,把一个静心咒施给她。

苏格儿完全没有意识到,只是心情慢慢平复,嘟嘟囔囔说:“还没有,也就是随时可能有。”

宜言很快回来了,没坐下呢就显摆:“算他们识相,刚才看见我抓鬼知道有事儿,等在外面呢!”

苏格儿立马坐起来:“鬼差?外面会有鬼差!天哪!那……那他们怎么不抓鬼。”

“呵,人家鬼差也是有分工的!这俩是送信的,你让他们抓鬼那等于让邮差干警察的活儿。玉灵,你说我这算不算做了善事?”宜言问道。

玉灵端着酒杯思索了一下:“保卫自己的家,应该不算吧!不过格儿如果愿意的话,她会感激你。”

“我不愿意。”“没用啊。”他们俩异口同声的说道。

他见他们俩的反应笑起来,笑过后又说:“我和有巢被罚做一百件有关姻缘的善事,其实,什么样的事算是有关姻缘的善事?是要替人牵红线吗?”

苏格儿听说红线下意识看看自己的手腕,也不知有没有被系红绳,和哪个系在一起的。

可她又说:“系红绳不是月老他老人家的事儿吗?你这样越俎代庖能不能行啊!再说了,如果只要你撮合人处对象,那开个婚介所,努力点,三俩月就能成一百对。”

有巢刚才喝了好几次酒有点儿醉了,这小鸟儿东倒西歪的乱说话:“那就成了,成了!”

这副傻样儿逗的他们大笑起来,宜言抱着它放回窝里去,回过头来说:“让你做有关姻缘的善事,这还不好理解?就是让你把有危险的婚姻给拆散了。像我爹娶了个毒妇,导致我也娶了个毒妇,这俩毒妇闹得我们家破人亡。”

苏格儿用毛巾包着一瓶冰水给自己越来越烫的脸降温,刚才的毛骨悚然毫无知觉的就忘到脑后了。

她说道:“别光想着拆散啊!照我看,咱们做的很多事儿已经在无形中,间接的化解了婚姻的危机。比方说,上次抱错小孩儿那事儿,要不是咱们去给那孩子看病,说不定真就没了,孩子没了那对伤心的夫妻或许就得分道扬镳。结果孩子好了,还是幸福美满的一家。”

玉灵听她分析的有道理,但还是说:“即使那算一件,可还有九十九件呢?”

苏格儿看着他嘟着嘴,故作娇痴幽怨地说:“玉灵,你就这样着急要回去啊!难道和我们在一起不开心?不快乐?”

玉灵点头:“认识了格儿当然很好,可我毕竟是要回去的!”

苏格儿心里嗤鼻,神仙就该高高在上住在天上?不能在地上做个福泽众生的神仙吗?一点儿都不关心人间疾苦,怎么能怪人都不信你们的存在了?

可嘴上还是说:“神仙也得沾沾地气儿嘛!”

宜言说:“或许玉灵你在天上很了不起,但绝对没这么自在吧!宁为鸡头,不为凤尾!在这里你就是老大,地上的神鬼人都唯你之命是从,多好啊!”

苏格儿使劲点头赞成,然后吟诵出了那首著名的诗:“生命诚可贵,爱情价更高。若为自由故,两者皆可抛。我们没上过天,但神话故事里说那里规矩特别多,就跟你似的,误了点儿时间就被罚了,哪有地上自在!”

宜言又接话说:“嗯嗯,对,我也听过。现在人们最崇拜最追求的就是自由!自由最伟大!自由万岁!这点我最有体会。”

他们俩的洗脑可对玉灵无用,他喝着酒故意提醒:“你们这样说不怕上天发怒吗?”

“怎么会,我相信天上的神仙英明神武,深明大义,他们知道我没有坏心。”苏格儿反应神速的奉承一句上苍。宜言也和她一样的拍马屁,惹得玉灵又笑。

苏格儿把手叠放在桌子上,突然眼神温柔看着玉灵,声音也娇娇柔柔地说:“说真的玉灵,要是你一直留在凡间,那我愿意永远跟随着你,给你端茶倒水,温酒烹菜。”

玉灵被她一反常态的语气弄得停下了夹菜的手,宜言也扭头看着她。

展开内容+
close

Copyright © 2010-2018 笑翻你小说ALL Right severed 备案编号:皖ICP备18025167号-1联系QQ:3327959828